金句

凡事都可行, 但不都有益處. 凡事都可行, 但不都造就人(林前10:23). 無論做什麼, 都要為榮耀神而行 (林前10:31). 這些經文, 是我信主後對自己的提醒和盼望. 沒想到嘻笑人生, 十年過去了, 還沒結出什麼好果子. 以後請大家換個角度看我: "還好這人已經信主了, 不然更糟."

Wednesday, September 26, 2018

神會怎麼感動你

最近張伯笠牧師來Dallas佈道, 没能去聽, 想起了他在2002年佈道時分享的小故事:

有位老美, 一心想追求同班一位來自台灣的女生. 因為她堅持另一伴要是基督徒, 而他不肯去教會, 所以一直没有進展. 兩年後, 她唸完學位回台灣了. 過了幾個月, 他受不了單相思的苦, 也去了台灣.

跟著她去淡水的一間教會, 因為志不在專心追求真理, 加上牧師講國語有很重的台灣口音, 他坐在那兒老半天, 只聽清楚一句: "美國人要悔改!" 環顧四周, 美國人就他一個, 顯然是衝著他説, 什麼玩意兒嘛? 中國人才要悔改! 一氣之下, 開始專心聽道, 想抓出些破綻, 給那位牧師好看.

三個月後, 他在作受洗見證時説, 神感動每個人接受真理的方法不一様, 他是因為誤會了牧師講的: "每個人要悔改."

Friday, September 21, 2018

伴我同行

信主後, 有時會在生活裡突然出現一段經文, 讓我感覺到自己並不孤單, 09/14/2018又添了一椿見證:

今天事多, 累趴了. 中午休息時, 發現柳長老的太太Jane曾打電話來, 想必是要講明天長輩團契的服事, 於是和她來回了幾個簡訊, 隨便敷衍幾句, 表示有時間的話一定盡力(講白了就是不打算去了). 完了心裡雖有虧欠, 可總覺得有太多事等著我去做, 實在是挪不出時間去服事.

傍晚回家的路上, Carol問我記不記得"伸冤在我, 我必報應."出自羅馬書的哪個章節, 我腦袋裡很肯定的出現了"羅馬書12:11", 告訴她後, 她查的結果是羅馬書12:19, 而羅馬書12:11竟是"殷勤, 不可懶惰; 要心裏火熱, 常常服事主." 對我剛才敷衍Jane, 有做錯了事被當頭棒喝的感覺, 心裡很是羞愧. 主啊! 感謝祢的管教. 求主明天幫我開路, 挪去所有的阻攔. 感謝讚美主.

[後記2018-0921]
昨天陪一位罹病的弟兄去見醫生, 等侯的時間雖然很長, 没有不耐煩. 來回交通暢通無阻, 尤其回程還是下班時間呢! 回到家心裡滿有喜樂, 感謝主! 夜裡醒來看手機, 螢幕出現加拉太書6:9~10, 我們行善, 不可喪志; 若不灰心, 到了時候就要收成. 所以, 有機會就當向眾人行善, 向信徒一家的人更當這樣. 有做對了事被稱讚的感覺. 感謝主賜給我機會, 更感謝主賜給我力量.

Monday, August 13, 2018

零EQ

聽長者説話, 若是不能順藤摸瓜, 很快地揣摩上意, 接話時真要特別注意. 昨天愛宴之前, 我和黄長老-To-Be聊天, 聊著聊著, 只覺得旁邊有人盯著我看. 眼光對上了兩次, 盯的我混身發毛, 不得不問他有什麼事我可以幫忙的
老先生瞅了瞅我的名牌問: “你是這兒管事的?”
直覺告訴我: “不好了! 這值日同工的名牌要讓我攤上事兒了.”
我答: “没啦, 我只是…” 只是什麼我也講不出個所以然.
他説: “你們冷氣開太冷了! 我坐那兒好冷, 裡面根本不熱, 嫌熱的可以脱掉或少穿件衣服來嘛…”
我説: “夏天很多人只穿一件, 没得脱的…” 還没説完已感覺到這回答真没智慧. 果然,
他説: “不止我冷, 旁邊還有其他人覺得冷! 裡面根本不熱, 嫌熱的可以脱掉或少穿件衣服來嘛…”
我想: “這下死啦! Hey, Jeff, give me a hand.” 神憐憫黄長老-To-Be, 已讓他去Handle別的事啦!
我蠢: “那没得脱了的怎麼辦呢?” 這回答怎麼可能合他的心意? 這下真完了! 他正要開口, 神差遣天使來了, 一位Keller的姊妹抓住他問: “X伯伯! 等下你怎麼回去? …”
這時我終於做對了一件事兒, 那就是開溜溜到廚房口, 正在為自己都68歲了EQ還等於零嘆息,
Jane走過來問: “九月長輩團契又要開始了, 能來幫忙嗎?”
我隨口答: “.” 剛講完就想到自己的零EQ, 馬上後悔: “我還是坐在台下讓你們伺候吧!”
Jane: “可以啊, 只要你坐的住.” 一針見血, 倒也還真坐不住, ! 主啊怎麼辦嘛?

Friday, August 3, 2018

真光組家事討論 (2018-0803)

07/29顏牧師在台上説有關07/22教會發生的事將於兩到三週之內公布如何處理我聽了到今天心裡都很没有平安因為那位惹事的弟兄是我們真光組的組內的弟兄姊妹們都知道他在情緒管理這一塊非常的缺乏(比我還糟).

07/22, 
這位弟兄為了一件教會正在進行的事工和他太太起了磨擦在大堂內言行失控由於動作過大高傳道認為他對他太太動粗想將他拉出大堂被他推倒臉上還破了皮因為一件教會事工引起家庭糾紛然後拉架的以為弟兄要打太太弟兄以為拉架的要打他更匪夷所思的是弟兄事後對整個過程的解釋和大家看到的不同弟兄不認為自己有錯!? 教會為了今後的秩序這件事當然要處理頭大的是弟兄堅持不道歉怎麼辦要他三個月不來教會在家反省? 這樣他太太在家能好過嗎?

希伯來書12:14你們要追求與眾人和睦並要追求聖潔非聖潔没有人能見主. 相信我們當中没人敢稱自己聖潔也没人想定他人的罪我和弟兄同屬真光組在主内互為肢體彼此接納弟兄目前的表現雖然像石頭可他受洗之前我親眼看見石頭被破碎也親眼看見石頭流淚我們不要輕易放棄這隻走失的羊既然知道弟兄有錯儘管他尚未認出自己的錯我們真光組應該出面當眾為他向教會道歉也向高傳道道歉讓這件事在08/05先告一段落08/08弟兄和他太太旅行回來後我們真光組再好好和弟兄溝通我深深相信神的憐憫會再度臨到他的.

[後記 2018-0805]
昨天下午, 我想了一下, 假如這位弟兄不是真光組, 我會不會這個様子為他想辦法? 肯定不會! 所以我的出發點是有爭議的, 我不再堅持這個由真光組先出面道歉的意見了, 一切放在祷告中, 願神以更好的方法感動我們.

前天真得很感謝我們組長表示願意代表真光組為弟兄道歉, 她實在很有家長的風範! 弟兄的行為偏差, 絕對該自己認錯悔改! 可我看到的大部份反應, 是世人的樣式, 没有看到主耶穌的愛(我的出發點也没有愛). 有些人義正辭嚴, 甚至給我一種他們是見獵心喜的感覺. 真的没必要這樣, 教會一直有教導, 在主面前, 罪就是罪, 不分大小. 這次教會怎麼處置弟兄, 是不是以後犯錯不分大小, 都以同樣規格伺候? 也有些人問: “為什麼真光組要為弟兄向教會道歉?” 小組像個大家庭. 今天要是我的兒女或兄弟姊妹在外面惹了事, 我一定會打弓作揖的向人道歉, 要求能多給他一點時間反省認錯. 對待自己的家人, 你們不會有這種反應嗎? 約書亞記第七章裡的亞干, 神大可很快地把他揪出來, 讓眾人用石頭打死他, 可神還是一再的留時間給他, 若是亞干能及時認罪悔改感謝主, 教會現在肯留時間給他了, 願神能幫助真光組, 感動我們的弟兄及時認罪悔改, 親自認錯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