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句

凡事都可行, 但不都有益處. 凡事都可行, 但不都造就人(林前10:23). 無論做什麼, 都要為榮耀神而行 (林前10:31). 這些經文, 是我信主後對自己的提醒和盼望. 沒想到嘻笑人生, 十年過去了, 還沒結出什麼好果子. 以後請大家換個角度看我: "還好這人已經信主了, 不然更糟."

Thursday, March 7, 2013

禱告蒙恩

我從小怕媽媽, 長久以來, 只記得她的暴躁, 她的不容易相處, ... 如果是朋友, 我早就跑了. 信主後, 經常聽到和讀到聖經的教導: “愛是不計算人的惡(林前13:5)”, 心漸漸柔軟, 有時能想到她所經歷的難處, 慢慢的也記起了她對我的好. 還是怕她, 但是沒那麼怕了.

媽媽20歲喪母, 沒多久外公續弦, 她帶著一個妹妹和兩個弟弟與後母週旋. 22歲生我姊姊, 24歲生我, 前後有幾次流產. 懷我的時候, 因為瘧疾, 服用圭寧, 影響了胎兒的成型, 所以我生下來時有唇裂. 很小的時候, 我就曾經想過, 媽媽第一眼看到我時, 一定很震驚很失望很悲傷. 1950是個時局動盪不安的年代, 她帶著姊姊和我, 還有我的小舅, 暫住香港, 父親隨國民黨政府在台灣建立復興基地”. 後來才知道, 父親和一批同事在台灣花天酒地 雖然後來父親不再那樣了, 那幾年的情緒沒有得到紓解, 對媽媽有相當大的影響. 甚至在她信耶穌後, 舊事還是沒有已過, 看不見有什麼改變. 但是我清楚的記得, 第一次由禱告蒙恩的經歷, 是從她而來.

我高中讀師大附中夜間部, 白天父母上班, 他們以為我去補習, 沒想到補習費都被我吃喝玩樂掉了, 三年都是最後一名. 畢業參加大專聯考, 比最低錄取分數低50. 又用補習費吃喝玩樂了一年, 再參加大專聯考, 比最低錄取分數低49. 媽媽這才想起要去問那些補習老師, 我就逃家了19669月進高中, 19741月底服完兵役, 我相當於有七年半沒唸書. 在我決定要參加7月初的大專聯考時, 親朋好友都不看好, 只有媽媽認了, 不過這次的補習費是她親自去繳的. 5個月, 我每天溫習功課14個小時, 是這一生最用功的一段日子.

1974年的大專聯考, 改為多元選擇, 答案少選一個就沒分了. 除了第一節國文考得非常好, 數學和化學都一塌糊塗, 第二天英文也砸了. 回家吃中飯時, 媽媽問我考的怎樣, 我告訴她沒希望了, 下午最後一節物理不想考了. 很難忘記媽媽聽了後那個驚訝的眼神, 因為我從小每次考完試都騙她說不錯, 那是她第一次看到我為成績喪氣, 所以對我又有了希望她鼓勵我先把這件事做完, 然後再看看以後有沒有別的出路. 沒想到考物理時, 若有神助, 頭腦突然非常清醒, 只要從前讀過的, 我都記得, 有把握考得很好很好. 回家後才知道, 整個考試的時間, 媽媽都在家為我禱告, 心裡有些感動.
考完後我很嚴格的算了一下, 6科總分280. 1973年的大專聯考, 理工組的最低錄取分數就是280. 退伍軍人享有錄取標準降低10%的優待, 只要考252就取了如果1974年的最低錄取分數還是280, 考上應當沒問題. 哪裡想到, 改為多元選擇後, 難度增加, 放榜前一天公佈最低錄取分數, 降為240, 退伍軍人只要考216就取了, 頓時行情看漲. 我的志願填得很簡單, 只有各校的電子或電機工程系, 最後以某校的數學系墊底. 只要我沒太高估自己, 280加分到310, 一定是中原電子(再往上的一個志願要340多分). 興奮之餘, 只覺得我宋某人真是天縱英明, 不唸書則已早把是從媽媽的禱告蒙恩給忘了, 神看不下去, 給了我一個教訓.

放榜那天晚上, 中山堂好長的一條貼榜牆前, 人潮洶湧. 一位好朋友陪我去看榜, 從中原電子往下找了三遍, 都沒看到我的名字. 顯然是我高估了自己, 沒有考上大學! 腦袋從興奮變成一片空白, 沿著中山堂貼榜牆的外圍, 茫茫然的往前走, 不知道以後要何去何從. 老天爺啊! 為什麼? 我是真的想學好朋友也很難過, 拍拍我肩膀, 但無話可說. 走著走著, 右手邊的人潮突然分開, 出現一條只能容下一個人的空隙, 盡頭是貼榜牆, 非常明亮. 我不由自主的轉身進入, 毫無阻攔的走到底, 竟然一眼就看到了我的名字. 原來是太低估自己, 我考到了再往上的一個志願! 那種由釋放和感恩來的喜樂, 這一生難得有幾次. 整個過程實在是太奇妙了, 朋友在旁邊也看到, 如果他是基督徒, 我肯定早已被傳福音信主了.

感謝主, 在我的求學生涯中, 留下這個可分享的經歷. 也感謝主, 垂聽了媽媽的禱告, 加添給我力量, 讓我有機會接受大學教育. 更感謝主, 藉著這個回憶, 幫助我記起了媽媽的好

1 comment:

Oliver Liu said...

難得的好文章! 佩服! 感謝! 願意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