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句

凡事都可行, 但不都有益處. 凡事都可行, 但不都造就人(林前10:23). 無論做什麼, 都要為榮耀神而行 (林前10:31). 這些經文, 是我信主後對自己的提醒和盼望. 沒想到嘻笑人生, 十年過去了, 還沒結出什麼好果子. 以後請大家換個角度看我: "還好這人已經信主了, 不然更糟."

Tuesday, December 28, 2010

兩面人

11/28/2010, 王牧師講馬太福音5:5, “温柔的人有福了, 因為他們必承受地土.”聽完大有得著. 因為信主8年半了, 這才搞清楚, 承受地土的原意是得勝. 難怪從前沒看過什麼温柔的地主, 是不是?!

朋友說:“你們基督徒是兩面人.”每次聽了都氣急敗壞, 這次, 我温柔的回答:“沒錯啊! 基督徒是兩面人. 信主後, 好的一面慢慢的顯露出來, 才讓你有比較. 假如信了這麼久, 還是只有一面, 那就麻煩了.”朋友儍了:“哇噻! 你,…, 你真的假的, 你?”我得勝了!!!

唉! 其實光是嘴巴得勝有什麼用? 還是要常常努力和聖靈同工, 讓世人看到, 得救有為我們帶來好的行為, 才是真正的得勝.

暗中打量

12/05/2008查經, 談到世人大多有定别人罪的習慣. 討論的範圍, 從暗中論斷人, 到暗中打量人.

2006年10月, 王牧師在ACC按牧. 那天人非常多, 當中有許多位大佬級的人物, 如蘇穎智, 常思恩, ... 我邊走邊打量, 看到一位穿著體面的韓國牧師, 正在和一位弟兄一起禱告, 覺得ACC真是一個跨國有大使命的教會. 過了一年, 新生命福音堂週年慶時, 我才搞清楚, 當被我暗中打量的, 既不是老韓, 也不是牧師, 是Jeff.

後來大家熟了, 和Jeff聊起這件事, 他說, 像牧師勉強可以接受; 像老韓是downgrade. 而且, 當年是羅競枝牧師正在為他禱告...

Wednesday, December 22, 2010

信主後, 偶而會被幾位沒有信的老朋友在言語上糟蹋. 尤其他們發現我不講髒話之後, 更是如魚得水, 非逗我一逗. 常把我搞的血氣上升, 倒不是想用髒話回應, 是腦袋裡要向他們傳福音的念頭不見了, 直想找個機會整一記回來.

有次在上班時間, 小羊從Houston打電話來, 當天是他mobile phone billing cycle 的last day, 還有幾百分鐘沒用, 所以打來"消遣"我一下. 然後也不管我愛不愛聽, 盡講些我已經不再感興趣的事. 結果我也不管他愛不愛聽, 盡講些他從來不感興趣的事.

話不投機, 沒幾分鐘他就想跑了: "x的, 聖人啊! 不聊了, 我要上班了."
這下我樂了: "再聊聊嘛! 上什麼班? 不要上班了."
小羊說: "那怎麼行, 不上班我靠什麼活啊?"
我說: "那還不簡單? 我幫你禱告就好啦!"
小羊突然變得很暴躁, 說: "x的, 你真的瘋了!"

這事我雖然有認罪, 但是每次想到都還會偷笑, 顯然並沒有悔改. I’d better be careful, God will make me pay my due.

英翻中

美國長大的中國小孩, 講中文用直譯法, 有時候真讓人啼笑皆非. 譬如說Fat Man, 明明是胖子, 他們偏說肥人. 胖子還有俊俏的可能, 肥人聽起來就很沒希望. 從前有一回, 陪兒子玩球玩瘋了, 他想說:“Fat Man, I play you!” 只聽到他大叫:“肥人! 我玩你!”真倒胃口.

Saturday, December 4, 2010

前夫

12/24/2010, 和Coppell的老朋友們把酒言歡時, 因為其中的一位和我們在Houston的A&M同學很熟, 所以就帶了一些老照片給他看, "Wow, Carol 這麼漂亮! 什麼? 這是Eric(體重140 lb)嗎?" 為了避免被任意羞辱, 我很謙卑的回答: "噢, 那個是她的前夫."

感恩節-2010

今年神讓我大開眼界, 雖然有些事在經歷時是痛苦的, 現在就像王牧師說的, 回頭望去, 全是恩典! 和大家分享兩個月前的一段經歷, 把所有的榮耀都歸給神.

9月下旬我回台北探親. 我爸爸91歲, 3月摔斷腿, 加上其它的健康問題, 從此躺在床上, 需要24小時看護. 媽媽84歲, 平時就凡事往壞處想, 常常發脾氣. 爸爸不能行動後, 帶給她很大的壓力, 變得更難相處. 請來的看護, 都做不了幾天就走了. 甚至有昏倒在我家的, 還有行李都不拿就跑了的. 這次, 舅舅要我和他一起, 試著說服媽媽, 把爸爸安置到護理之家, 這樣對他們兩位都有好處. 這是件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所以回去之前, 我心裡就沒有平安, 到家之後, 更沒有平安, 只能禱告再禱告.

9月21日, 舅舅和我向媽媽提出我們的看法. 媽媽大怒, 鬧了一個晚上. 第二天, 我繼續講, 告訴媽媽那個護理之家的各種好處, 但是媽媽鐵了心, 把話說絕了, 所以這件事就只能留在禱告中, 不再提起了. 後來, 看護和媽媽一言不合, 很生氣的走了. 再過兩天, 要送爸爸去很遠的醫院回診, 沒有看護幫忙, 非常困難, 只有更懇切的禱告了. 因為過去有很多次, 在走投無路的時候經歷神, 我確信神垂聽禱告.

9月23日, 我試著找新看護, 快傍晚了, 還沒有著落. 我邊照顧爸爸邊禱告, 當我彎腰抱爸爸上輪椅的時候, 突然閃到腰, 痛的像觸電一樣, 需要馬上站直. 結果沒有站穩, 往後倒退了幾步, 重重的撞在門把上, 又痛的彈回來. 沒有想到, 媽媽看在眼裡, 竟然被感動了. 過了一下, 她要我第二天早上去護理之家, 看看那裡的實際情形. 這是個難以置信的轉變, 太奇妙了! 痛, 算得了什麽? 感謝讚美主! 傍晚, 竟然來了一位新看護. 我心裡的感恩和釋放, 真的不知道要怎麼樣形容才好.

過了兩天, 媽媽又開始對看護挑剔, 我幫看護說了幾句話, 讓媽媽很不高興. 9月26日, 去基督之家參加主日崇拜, 一路上心情沈重. 禱告的信心, 也開始動搖. 覺得像我這麼不配的人, 主已經幫太多次忙了, 上一次, 會不會就是最後一次? 很奇妙, 當天講員傳遞的信息是: 恢復禱告的信心. 中間提到, 有一次他想不通, 為什麼他要聽媽媽說些沒道理的話, 讓自己的日子不好過. 禱告後他得到了答案, 開始奉主的名, 聽媽媽說話, 日子就好過多了. 這個信息, 讓我掉了眼淚, 感謝主讓我知道, 衪就在我身旁.

之後每天, 碰到各種難成的事情, 藉著禱告交託, 最後總是能夠完成. 9月30日, 看護又換了一位. 感謝主, 申請護理之家的事, 也到了最後階段, 就是第二天下午要送爸爸去體檢. 外面下著大雨, 專門載輪椅的富康巴士, 被預約滿了, 排不進去. 氣象報告說, 第二天還要下大雨. 雖然離家很近, 也不能推著輪椅去, 這下又難了.

管事的說, 會試著再排排看, 要我5pm再打電話問他, 因為我還有時差的問題, 禱告後就睡了. 5pm, 還沒排進去, 我禱告後又睡了. 7pm, 管事的說, 他留話給所有司機, 沒有回應, 他8pm下班, 應該是沒希望了. 我禱告後又睡了, 真搞不清楚自己怎麼睡得著的. 8pm, 管事的打電話來告訴我, 排進去了! 除了禱告和睡覺, 我什麼也沒做, 主啊! 感謝讚美主!

10月3日, 和爸爸媽媽道別. 申請護理之家的事, 只在等入住許可了, 舅舅會繼續處理接下來的事情. 走前, 我注意到爸爸的鬍子需要刮了, 他也蠻喜歡我替他刮鬍子的. 因為我心裡難過, 怕低著頭刮的時候, 眼淚會掉在他臉上, 就硬著心腸走了. 這樣做是不蒙神喜悅的, 我一路上非常愧疚. 心不在焉的, 又在幾件特別的事上犯錯. 不但對人沒有交待, 更虧欠了神的榮耀. 求神憐憫, 能給我機會補償.

在台北, 我每天都用email向舅舅和姊姊報告事情的進展, 所以他們對我遇到的各種困難, 非常瞭解. 雖然愛莫能助, 精神上, 他們和我一起經歷了這段時間. 看我能藉著禱告, 神在前面開路, 雖然有苦難, 但是沒有受困. 不是基督徒的他們, 也清楚的感受到了禱告的功效, 覺得非常奇妙. 求神憐憫, 把這段經歴留在我們裡面, 成為一個永遠的提醒. 要記得自己的軟弱, 常常禱告依靠衪.

感謝讚美主.

Saturday, November 27, 2010

感恩-2010

真要命, 感恩節已經過了兩天, 才想起29週年結婚紀念也過了兩天. 忘了在那天說些體貼的和感性的話, 更別提送花了. 這個時候, 還是繼續忘記下去比較實際, 以免被老婆解讀成摳門(套用昨天晚上Chuck說的). 不過明年30週年一定不能忘了.

今年從恩愛夫妻營被放出來之後, 老婆在建造我時(從前我解讀成訓斥), 雖然還是刀刀砍中要害, 感謝主, 比起以前, 她下手真是輕了非常多, 讓我有很大的空間思考, 决定要不要把事情弄糟. 所以現在要是吵架的話, 通常是我有問題. 而且就算吵架, 也很少再吵過了頭把苦難歸給王牧師.

感謝讚美主.

Thursday, November 18, 2010

演奏會

教會的William Chien, 11/16/2010 晚上, 在UNT有一場薩克斯風演奏會. 雖然我對音樂一竅不通, 偶而附庸風雅一下, 調劑調劑日子, 也是不錯, 所以和教會某大佬(教會裡互稱弟兄姊妹, 這只是我個人對他的尊稱)一起前往.

在Recital Hall外碰到William, 看他西裝的胸前有一灘米色的東西, 好像是吃蚵仔麵線翻了的樣子. 西裝前襟的邊緣, 好像都跑線了. 心想唸音樂原來是這麼的清苦, 真是難為了這位小弟兄, 後來才搞清楚, 那是創意啊!

一竅不通歸一竅不通, 可真好聽. 看著William那麼的全神貫注, 心, 被他演奏時的舉手投足, 和演奏時送出的旋律, 頻頻的牽動. 尤其最後他和三位同學的合奏, 他們四位好像正在用音樂交談, 非常的享受. 感謝讚美主, 賜給我們美好的一晚.

結束後, 我和大佬交換意見. 靈命雖然差他幾十年, 在音樂這一塊, 可真是半斤八兩. 我們都搞不清楚什麼地方才是段落, 要等大家開始拍手, 我們才敢拍手. 最後四位合奏時, 其中一位用的樂器長的不像薩克斯風. 明明是金色的, 大佬猜是黑管. 我不說話難過, 猜是豎笛. 回家上網瘋狂的Google了一陣, 發現豎笛俗稱黑管, 英文叫Clarinet. 原來那位用的是高音薩克斯風(Soprano Saxophone). 雖然是自己無知, 打擊還是非常大.

Saturday, November 6, 2010

把頭獻上

Alice彈吉它, 打鼓, 芋頭蛋糕做的超好吃, … 可稱多才多藝. 這一年多, 為了教會建堂, 又獻上一項才藝, 提供剪頭髮服務, 費用由弟兄姊妹們直接放進奉獻箱. 因為她只修剪旁邊, 剛開始時, 好像比較有才沒藝, 但是衆人的胆大造就了她. 看到大家為了建堂, 能這麼不看重自己的形象, 紛紛把頭獻上, 真是非常感動. 現在她剪多了, 技術越來越好了.

記得01/24/2010那個主日, 在她大聲吆喝之下, 說好聽是人情難卻, 其實是逃跑無門, 我跟著衆人一起排隊, 把頭獻上. Jeff本來就是飛毛腿, 一溜烟就不見了, 後來還送了個email來調侃我, 說是正如以賽亞書53:7所說“他被欺壓, 在受苦的時候卻不開口; 他像羊羔被牽到宰殺之地, 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 他也是這樣不開口.”

剪完時倒也還神清氣爽, 因為只修剪了旁邊, 晚上洗完頭後, 頭頂邊緣的頭髮, 紛紛向左右張開, 有點像個蘑菇. 我email給 Alice, 開玩笑說, 我要晚上潛入教會, 到奉獻箱偷回我奉獻的一半, ... 她回email說, 晚上潛入教會, 不可以往奉獻箱去, 只可以往垃圾箱去, 把自己的頭髮找出來, 用膠水一根一根的黏回去, ...

真是沒有想到, 年老後還能在教會認識一些弟兄姊妹們, 日子過得更開心.

感謝讚美主.

Tuesday, November 2, 2010

新標竿

今天(10/24/2010)教會宣佈, 60歲以上就算長輩, 吃中飯不要錢. 這真是人生的一個新開始, 差點吃的老淚縱橫. 老李不甘寂寞, 為自己提議, 75歲以上還能在教會吃中飯的長輩, 不要錢還送兩塊錢. 套句王牧師的口頭禪: "非常好!" 這下子我的人生又多了一個新的標竿.

Wednesday, October 27, 2010

記憶力

10/16/2010, 趁老婆還沒回來, 機會難得, 先斬但也沒打算後奏, 甩掉了兩個行李箱, 兩張搖椅, 一包舊床單/床罩/枕頭套/被子, 還有..., 哇! 好過癮! 但是, 為什麼一個記憶力那麼差的人, 回來才幾天, 突然想起來有一條粉紅色的舊床單, 非要找出來鋪在地上做仰臥起坐? 過兩天要是突發奇想, 要坐坐搖椅, 那我就死定了, 那麼大的東西, 實在編不出從人間蒸發的理由.

主啊! 求祢為我剛強壯胆, 東窗事發的時候, 讓我有種說實話. 說的時候, 願她能快快的聽, 因為聽得太快, 聽不到動怒的東西.... 唉! 算了, 算了, 這是妄求!

**************************************************************************

10/27/2010, 老婆突然把她親自Setup, 這5,6年經常在用的email-Fax忘掉了. 剛開始, 我還以為她只是想不起號碼, 年紀大了, 那是常會有的事. 過了一下, 才發現是把我們有email-Fax這件事整個忘掉了! 這下嚴重了. 雖然在我提醒之後, 她想了起來, 歸咎在時差上, 我認為這是個警訊, 非常擔憂, 開始認真研究, 怎麼樣才能改善和減緩記憶力的衰退.

主啊! 求祢赦免我的罪, 潔淨我, 除去我的自私, 垂聽我的禱告. 求祢賜給Carol健康, 求祢讓我知道, 要怎麼樣去幫助Carol, 改善和減緩她記憶力的衰退, 求祢讓她突然想起那些沒有商量就被我甩掉的東西. 禱告奉主耶穌的名, 阿們.

**************************************************************************

12/11/2010晚餐時, 朋友告訴Carol, 認為這篇提到Carol的, 寫得很好. Carol 因為沒看過, 覺得很沒面子, 另一方面以為我又在Blog上拆她的台, 回家全身帶刺的要我點給她看. 眼看大勢已去, 只好慷慨就義, 沒想到她看完還蠻高興的?! 感謝主, 當初讓我記載了後段, 感動了她, 所以東窗事發時, 能平安度過, 哈利路亞!

Tuesday, August 31, 2010

恩愛夫妻營後

第一次的Follow up Meeting時, 再楷弟兄分享了Trust her intentions, 如醍醐灌頂. 後來有很多次, 在關鍵時刻, 眼看就要用bad intentions去回應老婆的good intentions, 因為這句智慧話的提醒, 化干戈為玉帛. 有幾回, 甚至讓老婆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沒隔幾個星期, 眼看就快要變成聖人了, 一個不留意, 又暴跳如雷的回頭去當我的剩人.

Trust her intentions, 基本上就是照單全收, 也就是士可殺也可辱, 最後大大的委屈了自己, 收不了幾次就爆了. 這就是憑著血氣去接納的結果, 人想要做到像耶穌凡事用愛心接納, 實在太難. 所以恩愛夫妻營的課程, 強調用後續的溝通行動, 來修補我們在愛心上的不足. 感謝主, 讓我們因為参加恩愛夫妻營得益處.

新好胖子

1978年8月, 去Texas A&M University入學之前, 在Houston姊姊家住了一個星期. 她比我大不到兩歲, 但是早在1972年來美. 碰面時, 她已在City of Houston當了三年土木工程師, 所以在我眼中, 她是位先聖先賢, 說什麼我都銘記在心.

那個星期, 她常叮嚀我一些在美國的生活需知. 有一次, 不知道她是有什麼感觸, 突然對我說:“在美國特別小心胖子, 10個胖子9個壞, …”當年體重140磅的時候, 聽了不覺得怎麼樣. 現在體重210磅, 真巴不得自己就是那個好的胖子.

老婆不愛的時候, 叫我死胖子, 有時被她叫的還真不想活了, 偏偏: 血糖80, 膽固醇182, 血脂肪135, 血壓125/78, 活的挺好的. 超重70磅, 每一磅都有神的祝福. 求神憐憫, 讓我的靈命也能超重, 成為一個新好胖子.

[後記(11/21/2010)]:

新好胖子, 這幾個字是何等的有指標性! 老婆只看了一半就去忙別的事了, 後來還是聽別人說不錯, 她才想再看, 問我:“喂, 你那篇什麼的…好心的胖子…”什麼和什麼? 糟蹋人哪!

Saturday, August 28, 2010

感恩-2009

感謝主, 去年(2009)5月兒子在UT Austin拿到會計碩士學位, 9月去PWC上班, 11月通過了CPA考試, 我們都為他高興.

他趁著9月上班之前, 去台北的師大語文中心, 學兩個月中文. 因為他有Type1糖尿病, 需要每天注射胰島素, Carol(我太太)和他一起回去, 確定他可以適應環境, 然後比他早一個月回來. 結果Carol回來才幾個小時, 他就出事了. 台北的家人來電話, 兒子和中文班的同學們去墾丁公園玩, 血糖升到420, 他才發現身上的Insulin Pump針頭出了問題. 醫生說過, 血糖超過500, 隨時有可能昏迷, 一旦發生, 救活的比率不到50%. 因為人很不舒服, 而且高鐵車身搖動, 帶的兩個備用針頭在換裝時都弄壞了. 因為他有足夠的備用針頭在外婆家, 跟著去的老師, 已經按著他的意願, 讓他坐上回台北的高鐵. 感謝主, 忠華阿姨也已經用手機和高鐵的服務員聯絡上, 等著他回外婆家.

2004年6月, 他被診斷有Type1糖尿病之後, 不到兩個月就去UT了. 這五年來, 我們一直藉著禱告, 把他所有的需要, 都帶到主的面前. 在禱告會裡, 弟兄姊妹們也常常為他代禱. 記憶中, 除了帶他信主之外, 好像每一個禱告, 主都成就了. 中間大大小小的突發狀況, 讓我們學會了禱告和等待. 感謝主為我們預備出路, 讓我們心裡雖然害怕, 藉著禱告, 全心依靠, 並沒有驚慌失措, 最後兒子終於平安的回到外婆家.

從前我被還沒信主的朋友問過很多次:“水災來了, 信與不信的, 都會害怕, 都會往房頂爬, 最後都被淹死了, 信主有個X用?”我不知道怎麼回答. 但是現在我確切的知道答案:“基督徒當然也會害怕, 但是感謝主, 我們會帶著盼望, 而不是在驚慌失措中, 離開世界.”

10月兒子第一次發薪水的時候, 他給Carol一張$450的支票, Carol問他這是什麼, 他說就算是房租好了, Carol開玩笑說:“哇! 包吃包住包水電, $450一個月, 賠本生意哪!”我們真得很高興, 倒不是見錢眼開, 我們根本沒有需要這筆錢, 是他的心意討我們的喜悅, 感動我們, 讓我們很高興繼續和他做賠本生意, 而且巴不得把最好的都加給他. 感謝主, 讓我們對奉獻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會.

感謝讚美主.

Friday, August 27, 2010

魚刺

2008年秋天, 被女兒Katherine說服, 讓她參加了UT Austin交換學生的Program, 去香港中文大學一個學期. 結果書沒好好唸, 東南亞, 韓國, 中港台到處亂跑, 號稱週遊列國, 玩瘋掉了. 讓我們夫婦上了大當, 後悔不已.

今天晚飯時(08/10/2009), 女兒和我們講她到廣西去玩, 在陽朔吃魚, 被卡到一根大刺的經歷. 同學們七手八腳的把她送急診, 跑了三家醫院, 8個人天黑後在陽朔街上迷路, 分成兩批, 失去聯絡, ..., 最後去的那家醫院, 一位穿背心抽香煙的中年男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醫生, 要她含了兩顆麻葯, 用一把看起來有一點銹的鉗子, 硬生生的把刺拔出來…, 然後8個人終於又在街上碰到了, 最後30秒鐘, 勉強趕上往桂林的車…

情節緊湊, 摒息聽完, 揑了好幾把冷汗. 這麼危險的事, 居然瞞了我們快一年, 生氣的教訓她, 以後這類事情一定要馬上通報. 她覺得it doesn’t make sense, 因為遠水救不了近火.

話是沒錯, 但是我更有理:“Hey, Pastor Wang said one time he had a fish bone stuck in his throat, couldn’t get it out for hours. After his wife giving him 30 minutes lecture, it disappeared! So, just shut up & listen …” (其實大概是王牧師被刺卡著, 想回嘴又出不了聲音, 喉嚨肌肉蠕動了30分鐘, 剌就自己掉了.)

這下輪到她儍眼了:“For real?”

“Sure! You need to go Church more often. You’ll get all kinds of useful knowledge to solve problems.”

人生的最後目標

12/18/2009查經之前, 以為標竿人生的題材就此告一段落, 沒想到王牧師要大家把'為主而活'行出來, 最後目標訂在:“躺在棺材裡的時候, 能聽到衆人懷念你是個好基督徒.”本來只希望躺在裡面的時候, 能聽到有人驚叫:“看哪! 他的手還在動.”這下子…

Thursday, August 26, 2010

Full Nest Again

My daughter Katherine was taking lunch at work with a colleague:
Colleague: "Hey, smells good, what's that?"
Katherine: "Beef noddle."
Colleague: "You made it?"
Katherine: "No, my dad made it."
Colleague: "Your dad still cooks for you?"
...
We've been back to full nest since her graduation from UT in late May. Not much fun, yet. Mom and dad are still doing a lot of things for her. The only good thing so far is knowing she has a much closer relationship with God. Almost every morning at 7:27, she is mumbling "Oh my God!" while rushing to her car (she works from 7:30am to 4pm).

Tuesday, August 24, 2010

空巢組記趣

從前看基督徒, 好像在一起就只有禱告和讀經, 生活沒什麼樂趣. 現在和空巢組的弟兄姊妹們在一起, 有禱告和讀經, 也有許多的分享和關懐, 雖然有時候表達的方式粗糙了一點, 但是蠻有樂趣.

舉個例, 有個星期五, 我生太太的氣, 沒有參加查經. 弟兄姊妹們都很關心, 結果太太說: "Eric月經來了, 在家裡休息." 大家聽了都很開心, 紛紛發表意見. 最後Tony說: "Eric這把年紀, 不是早該停經了?"  讓大家更開心. 神是公義的, 兩個星期後, Tony生他太太的氣, 沒有參加查經. 因為他和我同一天生日, 所以我對他總是特別關心, 送了個Email給他:

今天查經沒有看到你, 不過也沒多想念你就是了. 只是想不通, 為什麼我們同一天生日, 你的月經會比我晚半個月來? 啊! 這就是奧秘! 小心身體啊! 想不開的時候, 狠狠的把頭撞在牆上, 你看到的每一顆星星, 都是Eugene和我給你的祝福.

過了兩個星期, Tony又沒來查經, 再補一段:

又沒看到你? 這下亂掉了! 熟地黃三錢, 當歸四錢, 白芍藥三錢, 川芎二錢, 以水一碗半, 煎至八分, 去渣, 飯前空腹熱服. 你知道嗎? 這就是大名鼎鼎的四物湯, 專門調經補氣.

大頭兵

看看這熊樣! 01/19/1971, 在左營海軍新兵訓練中心, 報到入伍, 服三年兵役, 當天就被剃了光頭. 過了幾天, 全連新兵帶臉盆在連集合場集合, 去洗廁所. 最後每個人都奉命要用自己的臉盆, 從糞坑勺大便到糞桶, 然後挑去菜園. 從那天起才明白, 為什麼有人說; "好男不當兵, 好鐵不打釘."

Tuesday, July 27, 2010

讀經

教會正在推動讀經計劃, 可能有人會說: “唉! 忙死了, 那裡有時間? 主日到教會聽道就好了.” 上次王牧師講到種籽撒在石頭上的時候, 太太把我撞醒: “在講你, 在講你.” 主日特別平安, 很容易打瞌睡, 想靠這天來培養靈命, 大概結不出什麼果子.

信主以後, 雖然明白了“主的話語, 是我們腳前的燈, 路上的光.” 就是不好好讀經, 在黑暗中又摸索了好幾年. 那亇時候, 我讀經就像求籤一樣. 有需要的時候, 才拿來隨手一翻, 最先被我看到的經文, 就當成是神的旨意, 做一些合自己心意的解釋. 我很少研究上下文, 因為我聖經的知識很少, 又不連貫, 許多上下文中還有上下文, 没有把聖經從頭讀過一遍, 看上下文的效果並不大. 當然偶而也會翻到一看就懂的經文, 我有兩亇經歷, 在2002年的感恩節做過見証.

2002年的夏天, 教會的冷氣效果很差, 後來發現是濾網太髒, 下面一亇星期五的傍晚, 我就早點去教會把它們換新, 快換完的時候, 賴牧師剛好進來看到. 主日他當著會眾稱讚我, 明明是舉手之勞, 被說成很有心, 很這亇, 很那亇, … 人都是喜歡被稱讚的, 但是忘了把榮耀歸給神, 麻煩就來了. 那天被誇的心花怒放, 覺得自己真是人胖心細, 不可多得. 雖然在老婆和孩子面前吃不開, 但是在教會, 在這亇神的國度裡, 好像很有搞頭. 人做了好事, 就怕神不知道, 晚上睡覺前, 想看看主怎麼說, 拿出聖經, 一翻就翻到了馬太福音第6章, 連著看到了好几次 “像那假冒為善的人”, 主啊!

之後不久, 發現雖然受了洗, 老我還在, 還是會做不能蒙神喜悅的事. 有一天又犯了錯, 心裡沒有平安, 不但没認罪悔改, 還安慰自己說: “信主又不是馬上成聖, 搞的神經兮兮的, 還要不要過曰子啊?” 結果整天都沒有平安. 人做了壞事, 就巴不得神不知道, 晚上睡覺前, 想看看主怎麼說, 搞不好主並不計算這些小瑕疵 . 拿出聖經, 還記得上次翻的比較中間, 被教訓是假冒為善, 這回故意往後翻. 彼得後書2:22說: “猪洗淨了又回到泥裡去滾.” 主啊!

這些經歷並不希奇, 主是會藉著各种方式來管教我們. 在聖經中尋找亮光是好事, 但是没有知識基礎, 像求籤一樣, 斷章取義, 那就不好了. 2004年底, 我曾經做過一亇見証, 那年夏天, 兒子被診斷有第一型糖尿病, 禱告求神幫助找專科醫生, 沒有回應, 日子非常難過. 之間有一天早上, 我一個人在教堂裡禱告後, 感覺神好像要向我說話, 翻開聖經, 看到了希伯來書11:17說: “這便是那歡喜領受應許的, 將自己獨生的兒子獻上.” 當時因為聖經知識不夠, 不但没有辦法體會到話裡的亮光, 反而覺得神要把我兒子拿走了, 心非常的害怕.

2007年2月, 跟著教會的讀經計劃, 好好讀經, 雖然半年後又開始疏懶, 總算培養了一點點讀經的習慣. 再看到希伯來書11:17的時候, 清楚的知道, 當時神回應我的禱告, 是告訴我有信心的不必懼怕. 從前被嚇到, 都是没有好好讀經惹的禍. 後來和陳牧師聊到把聖經像求籤一樣的翻, 他說: “假如翻到馬太福音第27:5, 那怎麼辦?”

教會的讀經計劃, 願弟兄姊妹們, 從没有讀過的, 到讀過很多遍的, 大家一起來. 我們讀經, 是為了認識神, 改变自己的生命. 讀得越多, 認識得越深, 越能摸著神的心意, 和神也越親近. 對自己, 對週圍能被我們影嚮到的人, 都有益處.

感謝讚美主!

Tuesday, July 20, 2010

主的恩典夠我們用

2009年父親節的前一天, 女兒從UT Austin趕回來, 要在父親節的中午, 燒菜給我吃, 感謝主, 好温馨! 父親節是主日, 崇拜結束, 我告訴王牧師後, 就先回家了.

第二天早上, 我在教會前面的辦公室, 打電話問王牧師號碼鎖的事, 他告訴我後, 問我: "怎麽樣啊? 女兒燒的菜好不好吃啊?" 搔到我的癢處, 嘰哩呱啦講了一大堆, 王牧師感慨的說: "真幸福, 唉! 像我這種, 等到要睡覺了, 連個電話都等不到." 這是一個需要被安慰幾句的時刻, 偏偏我這個人沒有安慰人的恩賜. 我說: "啊呀! 那你不是含著眼淚去睡覺?"

然後在這個節骨眼突然想起, 昨天中午是女兒燒給我吃, 晚上可是兒子燒給我吃的, 是幸福了一天哪! 腦袋剛想到, 嘴巴就開始那壺不開提那壺: "牧師啊! 我跟你講…" 就在這個時候, 喉嚨突然一陣奇癢, 順手拿起桌上那杯咖啡, 喝一口再和他講. 結果王牧師在電話那頭, 聽到我慘叫一聲.

那杯咖啡是冷的, 我不喜歡, 不過冷咖啡也不至於會讓我歇斯底裡到慘叫一聲. 是因為它是甜的, 我喝咖啡加糖, 所以這杯咖啡不是我的. 早上只有我來過教會, 這是杯別人喝剩的隔夜咖啡, 噁心死了. "牧師啊! 我跟你講…"的下文成了: "啊! 我喝了隔夜咖啡! 再和你講啦!" 然後衝到廚房, 挖了半天也沒吐出來, 整個上午都怪怪的, 下午忙了一陣也就忘了.

晚上靜下心來的時候, 回想整件事情, 覺得實在是很奇妙. 我告訴王牧師, 神真是很愛他, 神知道當時我想說的, 不會讓他精神抖擻, 神采飛揚的為主做工, 所以把時間錯開. 等晚上他知道時, 那個酸甜苦辣湧上心頭的Timing已經過去, 根本不會讓他受到影嚮.

主日早晨醒來, 突然想到在禱告會(07/15/2009)很誠懇的告訴Tim, 要為他找磁碟機支架的事. 這正像我們有時候會很誠懇的說: "我會為你禱告." 然後轉個身就忘光光一樣, 對人沒有交待還虧欠了神的榮耀. 趕到倉庫, 當我看到架子上, 桌上, 地上堆的滿滿的紙箱和零件, 我就知道沒希望了. 倉庫裡的温度是不能忍受的, 只有隨便拉開幾個箱子看看了. 我做了一件很笨(差點把Tim害死), 但是也蠻聰明的事, 我禱告說: '主啊! 祢若是愛高弟兄的話, 求祢賜給他吧!" 30秒鐘內, 在我拉開第三個箱子的時候, 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你們一定知道我看到了什麼. 感謝主馬上告訴我衪愛Tim, 也感謝主讓我那天的事奉更歡喜快樂.

07/17/2009清晨, 我和右軍到Lake Texoma釣魚, 水很淺, 都是石頭, 我在水裡走, 踩到了青苔, 失去重心, 仰面往後倒去, 右軍看到我的頭奇蹟般的經過兩塊石頭之間, 差一點就受到重創, 結果只是屁股跌得好痛, 還能忍受. 感謝主沒讓我受傷. 也為右軍感謝主, 他喜歡釣魚打獵, 經常背獵物回家, 身體強壯, 但是要背我的話, 那絕對超過他的能力範圍.

神不單單是愛牧師, 愛傳道人, 衪也愛我們大家. 我們在信心軟弱的時候常會問: "神哪! 祢到底在那裡? 事情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其實神就在我們旁邊, 臨到我們身上的事情, 是被衪變了樣子, 不會超過我們所能忍受的(林前10:13).

感謝讚美主.

Saturday, July 17, 2010

事奉

2010年7月16日查經, 主題是"事奉的基礎和動力". 第一個題目是: "你在服事中曾經逃避, 厭倦, 想退出, 灰心, 或心生埋怨嗎? 什麼原因導致你在事奉中產生如此的反應? …" 讓我想起了一段經歷.

2005年中的一個主日, 因為兒童事工人手不足, 幾位特別調皮的小朋友没有被管住, 不但影嚮了美國教會的主日學, 也影嚮了我們的主日崇拜. 事後我溝通的對象, 都不想面對問題, 變成沒有愛心的在說誠實話, 有愛心的都不說話. 同是主內弟兄, 一點交集也沒有. 不但問題不能解决, 反而憋了一肚子的氣. 最後在廚房清理時, 越想越不高興, 把抹布一丟, 告訴自己: "Fine, 再也不來教會了, 誰來講都沒用!" 然後轉身就走. 說時遲, 那時快, 剛好和美國教會的老Bobby撞個正著. 他說下個主日要出城, 問我可不可以幫忙他煮咖啡, 我毫不考慮的就答應了. 咦? 不是剛狠狠的說誰講都沒用的嗎? 是不是中國人講沒用, 老美講就有用了? 絕對不是!

我和老Bobby從2003年3月起, 同工了三年半, 每個主日早晨8:30, 我們一起做準備工作, 喝咖啡聊天. 2004年6月底那個主日, 我滿心憂愁的到教會, 他問我發生了什麼事, 我告訴他我的兒子得了第一型糖尿病. 他的膝蓋長期疼痛, 走路都不很方便, 但是他當場握住我的手, 跪下來為我兒子禱告, 那個感動讓我終生難忘, 從此老Bobby的事就是我的事. 只有主知道, 老Bobby是兩個教會裡唯一叫得動我的人, 連老Bobby自己都不曉得他有這個Privilege.

老Bobby的出現, 真的讓我非常震驚. 之前我已經有蠻長的一段時間, 在事奉中常碰到難處. 對我這種不是靠著禱告靈修, 只是憑著血氣參與事奉的基督徒來說, 很容易就會覺得主沒有與我同在, 陷入苦毒找不到出路. 感謝主在關鍵時刻讓我知道衪就在旁邊. 感謝主讓我警醒, 要好好省查自己, 不要去定弟兄的罪. 感謝主給我重新思考的機會, 讓我認罪悔改.

感謝讚美主.

Wednesday, July 14, 2010

恩愛夫妻營-2010

很高興能和大家分享一些我參加恩愛夫妻營前後的經歷, 我的見解比較粗俗, 請別當我在作見証, 只當我在向大家報告. 報告中, 如果有能得榮耀的地方, 我們都歸給神. 如果有說錯話, 可能會得苦難的地方, 我們都歸給王牧師.

我老婆在很生我氣的時候, 她會拿起電話就找王牧師評理. 王牧師非常夠朋友, 每次都替我背負苦難. 好漢碰到賴漢, 他幫我背了幾次後, 從此我的苦難就全歸給他了. 我把這當成是新生命福音堂會友的福利: "弟兄和老婆吵架的時候, 可以盡情的發揮, 因為天塌下來有王牧師撐著; 教會是可以讓姊妹伸寃的地方, 對老公有什麼不滿, 請撥469-583-0910." 我老婆常說我專門扯後腿, 說多了就變成curse, 讓我搞不清楚自己是在愛別人還是在害別人. 我對王牧師總覺得蠻虧欠的, 當我得好處的時候, 不會第一個想到他, 我倒霉的時候, 他總是第一個被我想到.

不過王牧師也不全是個好人, 從2007年起, 每年恩愛夫妻營報名的時候, 他就把我往火坑裡推. 見面就問: "Eric! 怎麼樣啊?" 教會就這麼點大, 走到那兒都會碰到他, 被他煩到不行的時候, 我也曾經認真的考慮過. 那些去過恩愛夫妻營的學長學姊們, 都是在教會熱心事奉的弟兄姊妹, 不必特別去注意, 他們就常常會從我的眼前經過. 我沒看到有那位學姊回來後有特別給學長好臉色看的, 既然他們家有的, 我們家通通都有, 那花這個寃枉錢幹嗎啊? 所以在2009年4月之前, 我生命裡從來沒有要去恩愛夫妻營的規劃. 其實這話很儍, 就和當初我生命裡從來沒有要信主的規劃一樣. 是神掌管明天, 時候到了, 就算躲進山洞, 避到曠野, 神都找得到我們.

2009年4月6日晚上, 和老婆為小事爭執, 睡前大吵一架. 第二天早上, 還沒溝通幾句, 又吵一架. 這回睡前記得把整件事禱告交託給主, 因為我們的主是滿有憐憫和慈愛的, 也是行公義的主. 主在半夜回應我的禱告, 行了公義, 讓我做了一個惡夢. 早上起來, 驚魂未定, 老婆又找我算帳. 結果讓她大大的吃了一驚, 怎麼我會變的這麼柔和謙卑? 和前兩天相比, 判若兩人. 我告訴她, 是神為她預備了我的心. 因為我夢到她受不了我, 改嫁了. 夢中她不顧我苦苦哀求, 揚長而去, 讓我飽受驚嚇. 老婆聽了得意呆了, 問我那個男的帥不帥. 儘管夢裡沒看清楚, 也要讓她失了志氣: "好像比我還胖!"

這個經歷讓我警醒, 夫婦若是要靠惡夢來溝通, 那還得了? 所以决定要參加恩愛夫妻營, 學習夫婦間良好的溝通, 但是2009年恩愛夫妻營和我的行程衝突, 沒有去成. 2010年初, 老婆怕我反悔, 趁我回台灣的時候, 把報名費繳了, 這一點真是不得不承認, 她確實把我看透了. 中間我曾經找了個藉口, 問陳牧師可不可以退費不去了, 他哼哼哈哈一陣, 把我打發, 所以陳牧師也不全是個好人. 後來一路坎坷, 到要去的前幾天, 都還有很大的阻攔.

5/23早晨起來, 老婆在我的黃瓜棚攪和, 種了絲瓜下去, 講不聽, 吵了起來, 然後她丟給我一個要出人命的問題: "到底是老婆重要, 還是黃瓜重要?" 差點把我憋死在黃瓜棚裡, 不但沒有參加主日崇拜, 還含怒過了好幾個天明, 完全不合乎聖經的教導. 最後就像往常一樣, 30年恩怨又記一筆, 不了了之. 感謝主為我們夫婦的預備, 5/29我們還是去了恩愛夫妻營.

三天課程非常緊湊, 啓發性非常高. 讓我們双方都願意暢開心懷, 為改善相互間的關係努力. 開始後沒多久, 我和老婆不但在黃瓜和絲瓜上找到了共同點, 連30年老帳都不再是埋藏在心底的苦毒. 課程結束時, 我們學到了許多面對問題應該有的態度, 和解决問題應該用的方法. 這才知道, 那些學長學姊們, 他們家有的, 我們家不是通通都有.

課程一點也不枯躁, 隨便舉個例, 講員說, 有位弟兄從前有抖腿的習慣, 姊妹怎麼說, 他都不改, 姊妹就不再說了. 有一天他大概是從錄影上, 看到自己抖腿, 覺得非常難看, 真的想要改, 可就是改不掉. 在這時候, 姊妹給了他一個非常有智慧的建議, 要他綁個小鈴鐺在腿上. 弟兄聽了害怕, 結果鈴鐺還沒綁, 抖腿已經改掉了. 當我們看到對方在某件事上, 像一塊朽木, 我們都會想馬上去化腐朽為神奇, 結果常常搞到天都塌了. 如果我們能多給對方一點時間, 在等待中常常為對方禱告, 神一定會記念我們所求所想的.

參加之前, 心裡還有一個疑問: "為什麼去過的弟兄姊妹們回來後, 好像沒有分享很多的細節?" 只有幾位告訴我: "吵架會吵的比較有水準." 當時我心裡想: "少來了, 就是沒水準才吵架." 現在自己去過了才知道, 吵架當然可以吵的比較有水準. 沒有在那個環境裡待過, 分享只能到某一個程度, 再多就沒有感覺了. 親身經歷是需要的, 但是絕對是值得的.

我們中間有許多人, 都曾經覺得, 當初要是早點選擇信主的道路就好了. 恩愛夫妻營, 也是一條很難被我們主動去選擇的道路, 感謝王牧師和陳牧師在後面煩我們, 推著我們走. 也感謝那些在long weekend幫忙帶小孩的同工, 幫助了我們當中許多年輕的夫婦蒙福, 願神感動更多的弟兄姊妹們去參加, 讓每一個婚姻都再次的得到祝福.

感謝讚美主.

感恩節-2009

感恩節是我們夫婦的結婚紀念日, 每年到這個時候, 都要好好反省反省. 感謝主, 這28年和老婆一路吵來, 滿有生命氣息. 今年吵架之後, 和解的速度好像比較快. 不知道是我們夫婦的靈命有成長, 還是王牧師勸架的功力越來越高.

結婚後, 眼看生米已煮成熟飯, 我也就不再花時間去建立更好的溝通. 像送花給老婆這麼普通的動作, 28年來只做過兩次. 第一次是2006年感恩節, 送了玫瑰. 雖然老婆說: "神經病", 看得出來她蠻高興的. 2008年情人節, 想再當一次神經病. 拿了玫瑰馬上結帳就沒事了, 偏偏看到一大盆蠻漂亮的花. 要命的是, 價錢比玫瑰便宜, 所以更覺得賞心悅目. 最後放下玫瑰, 把便宜又大碗的捧回家獻給老婆. 她看了說: "你知不知道黃菊花是給喪禮用的? 小氣鬼!" 倒足了胃口, 差點就真的變成神經病.

去年回台灣時, 每天起床後, 除了陪爸爸媽媽重覆聊一些往事, 就是等吃飯, 等睡覺. 日子悶到不行, 開始想念老婆的嚕嗦, 為從前對她的不耐煩, 感到欠意. 所以email給她說: "When I go home, I’ll be a better husband." 結果她只回了一個中文字, 略嫌粗俗, 但是簡潔有力. 可惜沒有一字驚醒夢中人, 我還是不在夫婦的溝通上用心.

今年初, 王牧師想要空巢組參加6月的恩愛夫妻營, 碰面就問: "怎麼樣啊? 去不去?" 我講個笑話給他聽, 以表明心志. 大意是有人到圖書館找恩愛夫妻這本書, 管理員說: "左邊第二行, 幻想小說類." 他聽完笑得很大聲, 但是過兩天又問: "怎麼樣啊? 去不去?" 拿他沒辦法, 只好串通其他空巢組弟兄, 一個賴一個, 最後全部賴在嘉盟頭上, 變成是嘉盟不去, 大家才都不去. 大概太詭詐了, 受到了主的管教.

4月6日晚上, 和老婆為小事爭執, 睡前大吵一架. 第二天早上, 還沒溝通幾句, 又吵一架. 這回睡前記得把整件事禱告交託給主, 幾個小時後, 主回應了我的禱告, 讓我做了一個惡夢. 早上起來, 驚魂未定, 老婆又找我算帳. 結果讓她大大的吃了一驚, 怎麼我會變的這麼柔和謙卑? 和前兩天相比, 判若兩人. 我告訴她, 是神為她預備了我的心. 因為我夢到她受不了我, 改嫁了. 夢中她不顧我苦苦哀求, 揚長而去, 讓我飽受驚嚇. 老婆聽了, 問我那個男的帥不帥. 儘管夢裡沒看清楚, 也要讓她失了志氣: "好像比我還胖!" 但也警惕到, 夫婦若是要靠惡夢來溝通, 那還得了? 决定參加恩愛夫妻營, 學習夫婦間良好的溝通, 沒想到2009恩愛夫妻營和我的行程衝突.

人就是這個樣子, 想要的, 得不到, 才開始感慨嘆息. 早知如此, 2007或2008就去參加了, 現在已經得到益處, … 其實我也知道, 並不是參加過恩愛夫妻營, 夫婦間就會有良好的溝通, 一定要双方都活在神的心意裡才行. 合神心意在開始時未必能合自己的心意, 教會現在的讀經/查經/主日學, 就是個好見証. 開始時覺得, 生活已經夠忙亂了, 還要抽時間去讀這個查那個, 好煩. 參加不是為了讓自己得到好處, 是為了給牧師面子. 現在卻覺得, 每天在忙亂中, 擠出一點點時間親近神, 經歷那種平安, 真是莫大的享受. 求神幫助我們, 願明年這個時候, 我們的生命能更合神的心意.

感謝讚美主.

感恩節-2008

詩篇28篇第1節, 大衛向主呼求: "倘若你向我閉口, 我就如將死的人一樣." 有位康來昌牧師, 在講道時, 曾經引用過這段經文. 康牧師大致是說: "大部份的弟兄, 都經歷過如將死的人一樣. 在追求太太的時候, 你和她每天有說不完的話, 她要你做什麼, 你就做什麼. 有一天, 她突然生氣了, 不理你了, 避不見面. 讓你祈求得不著, 尋找尋不見, 叩門不開門. 那個時候, 你滿心思念著她, 吃不下飯, 睡不著覺, 目光呆滯, 精神恍忽, 就如將死的人一樣, 因為她向你閉口." 講得真好! 康牧師接著說: "為什麼結婚没幾年, 老婆一開口, 你就如已死的人一樣?" 這段更是發人深省!

我太太是急性子, 常常幾件事情一起做, 做著做著, 就看到她在家裡跑過來跑過去的找東西. 幫她, 她嫌我笨; 裝死, 反而有平安. 不過在她氣急敗壞的時候, 裝死就没用了, 因為她會講些話, 把我氣的從死裡復活(這種復活當然不會有好的見証). 舉個例, 她會問: "為什麼教會要你幫忙, 你就馬上去, 我要你幫忙, 你就不理?" 哇! 這種問題, 答錯了是不是要出人命的? 所以我有時會暗中論斷: "這婦人没有靈命." 10月17日查經的時候, 主在這個論斷上教訓了我.

那天討論到為什麼要把初熟的土產和頭生的羊羔獻給主. 我們一般聽到的解釋, 都說是要把最好的獻給主. 太太的解釋, 是說初熟的和頭生的並不一定就是最好的, 但是它們是人們剛得到的, 所以在剛得到的時候, 就能夠想到獻給主, 這才是最好, 最討主喜悅的. 講得真好! 她的靈命, 那裡輪得到我來計算? 從第二天起, 散步的時候, 我都很謙卑的跟在她後面, 準備隨時受教. 雖然没有什麼新的得著, 對她還是非常非常的敬佩.

本來有好長一段時間, 我很不喜歡和太太一起散步. 因為只要聽到她開始說: "老宋啊! 不是我要說你…" 才吸到的幾口新鮮空氣, 全都變成了怨氣. 這陣子我發現, 當我願意謙卑, 專心聽她說話, 邊散步邊聊天又變的和很久以前一樣的美好. 我們在1981年的感恩節結婚, 到現在27年了, 還能夠繼續發現太太的優點.

感謝讚美主.

教會運動日-2009

詩篇73篇26節, 常常在詩歌"除祢以外"聽到: "雖然我的肉體和我的心腸, 漸漸地衰退, 但是神是我心裡的力量, 是我的福分直到永遠." 大概是因為年紀到了, 每次聽了都很感動.

教會裡大部份弟兄的年齡都在35到45之間, 正是人生的顛峯時期. 8/29教會運動日, 我和張嚴, 喜龍,…打籃球. 大家同時跳起來, 他們還在上升的時候, 我已經掉下去了. 等我落地, 他們靠著腰力停在空中左顧右盼, 還没决定要投籃或是傳球. 說好聽是和他們打球, 其實只是跟著他們團團轉, 球皮還没摸到幾下就累呆了, 非常洩氣. 講誇張一點, 真是身心都受到重創, 怎一個慘字了得. 其實要感謝主, 因為能和他們在一起, 我才會想到自己的頭腦和體力也"曾經"好過, 想到主並没有虧待我.

1985年, 我35歲, 在一家為海軍做反潛設備的公司上班, 是Electrical Engineer. 那個年代, 因為應用軟體的功能非常有限, 線路設計還是在靠人腦的階段. 用最少的IC來完成需要的線路, 就是State of the Art Design. 好的設計, 是專業知識和智慧的結晶, 讓人嘆為觀止. 當時我同辦公室的Kent是一位基督徒, 50多歲, 他的言行常讓整個部門都摇頭嘆息. 偶而他會想向我傳福音, 看到他那個德性, 我不但不要聽, 還認定基督徒都和他一個樣. 往後十六七年, 向我傳福音的人都碰了一鼻子灰.

有一天, 他拿了個線路圖給我看, 我正在忙, 就隨便敷衍他:“Oh, it’s a good design.” 他說:“Not I designed it. God designed it. I couldn’t figure it out. I prayed, next morning, I got it.” 我心裡想:“你有神經病.”過了一陣, 我的設計裡也需要用到相同function的線路, 要節省時間, 那就把神的設計放進去好了. 這才發現, 神用了8個IC, 太遜了! 花了點時間, 把它改成3個, 非常的完美. 連神的設計都能改, 心裡真是得意呆了. 過了幾天, 他發現神的設計居然被改了, 完全不能接受. 下來幾個月, 每天早上盯著我的線路找問題, 直到他被裁員都挑不出毛病, 浪費了好多時間.

現在我也是基督徒了. 回頭看這件事, 除了心裡不再得意之外, 我還可以比較瞭解他當時的反應. 如果那時我已經信主, 或許能夠幫助他. 我相信主絕對是愛他的, 主垂聽了他的禱告, 賜給他一個適合他理解力的答案, 讓他馬上完成工作, 在那時那刻, 對他來說, 是一個莫大的幫助. 我雖然没有信也没有禱告, 但是想用神的方法來解决問題, 也蒙神喜悅, 主量著我的理解力賜的答案, 只是為了要讓我完成工作, 並不適合他的理解力. 神愛世上的每一個人, 並没有愛我比愛他多. 相信能有這些和從前不同的看法, 是因為信主之後, 有了神的祝福, 生命能夠繼續成長.

最近讀經常有得著, 但是說不出個所以然, 好像讀到那兒忘到那兒. 求神憐憫, 把摸到了衪心意的得著, 留在我的裡面, 幫助我的生命繼續成長. 其實說不出個所以然也有好處, 省得沾沾自喜, 反而躭誤了成長. 為了標竿人生這幾個字, 讀了腓立比書第3章, 用13,14節來勉勵自己: “忘記背後, 努力面前的, 向著標竿直跑.”

感謝讚美主

主日學-2009秋

我過去對主日學的看法是: "教材非常好, 但是上課好像在趕進度." 我參加新生命新生活班三次, 没有一次整本書教完, 也没有一次整課教完, 錯過了一些值得討論的問題. 人就是這樣, 學過的忘光了不反省, 偏要在那些漏掉的上面打轉. 最後想不開了, 在同工會抱怨幾句, 沒人認同. Jeff說, 本來就不一定需要每一題都討論, 讓我悶悶不樂. 回家後好好想了一下, 其實他說的也很有道理.

在求學的過程裡, 特別是上大學後, 没有一本書教完的, 教多少全看教授高興. 我大一微積分全班第一名, 和書有没有教完, 一點關係也没有, 倒是和我初中二年級留級很有關係. 初中代數學了兩遍, 基礎打的好. 這樣想就通了嘛! 這就叫往下紮根, 是我們教會今年的口號. 所以這一季主日學, 我又回新生命新生活班紮根了.

人想通了, 神的憐憫就臨到了. 你們知道誰是新生命新生活班的老師嗎? Jeff! 感謝神把他放在我的手中! 只有神知道, 我人胖心眼可不胖, 是誰說本來就不一定需要每一題都討論的? Jeff啊! 教課的時候, 別給我用些發黄的講義來摸魚打混! 開玩笑啦, 請別介意. (今天第一天上課時, Jeff問: "Eric, 你覺得這一題還需要再討論一下嗎?" 柔和謙卑, 讓我大吃一驚, 非常不好意思.)

許多弟兄姊妹們可能覺得, 又是新生命新生活, 價值觀重整, 新約概論. 上過的課再上, 和讀過的經文再讀差不多嘛! 留在家裡讀經就好了. 是差不多, 但是相信大家都經歷過, 同樣的經文, 讀了再讀, 會有新的見解. 關了門自己一個人讀, 新的見解没有和大家分享, 走偏了都不知道.

舉個例, 有位弟兄, 每次立志讀經就是創世記1,2,3章, 幾年下來, 這三章讀的滾瓜爛熟. 有一天和太太吵架後, 又立志讀經, 讀到2:21的時候, 思考一個老問題: "上帝賜給人Free Will, 衪為什麼没有先問亞當, 要在亞當睡的時候, 拿走一根肋骨, 造了夏娃?" 因為剛和太太吵完架, 滿腦子都是些亂七八糟的邏輯, 馬上就有了新的見解: "啊! 因為上帝要向所有的弟兄們顯明, 用偷來的材料, 造成的東西, 就是會出問題." 蠻幽默, 但是走偏了.

我們聽道,查經,上主日學, 都是為了接觸神的話語. 我們要暢開我們的心, 讓所有的種籽播進來. 什麼時候其中的一粒會開花結果, 神有定時. 時候到了, 我們自己, 我們週圍的人, 都會得到益處. 好不好下個主日, 大家都來參加主日學?

感謝主.

主的應許

這個見証大部份的內容, 在2007年5月初分享過. 如果你發現聽過了, 請為我禱告, 幫助我今天能把這個見証分享得更清楚.

2004年6月底, 我兒子被檢查出有第一型糖尿病, 這一生每天都需要注射胰島素. 從那天開始, 我們夫婦從來沒有忘記, 把兒子所有的需要, 藉著禱告, 帶到主的面前, 禱告會也經常為他代禱. 到現在, 所有的禱告, 除了帶他信主之外, 神都有成就. 真是經歷了數算不盡的恩典, 這個苦難讓我們夫婦和神更親近.

前陣子高偉雄弟兄講道的時候, 提到沙灘上的腳印. 將來回顧自己的人生, 在平時, 沙灘上有兩行腳印, 是因為主陪著走. 在最痛苦最軟弱無助的時候, 沙灘上只剩下一行腳印, 是因為主抱著走. 將來我回顧這個苦難, 大概算不清楚沙灘上有幾行腳印, 因為禱告會所有弟兄姊妹們的腳印都留在那兒.

2007年3月中, 我兒子把整個學年度醫療保險對胰島素的償付額度用完了, 所以4月到8月需要全部自付. 這段時間, 他需要14瓶, 每一瓶市價是$85, 是一筆$1200的額外支出. 數目雖然不是很大, 因為我們夫婦的收入不固定, 既然知道了, 就要早些準備好. 感謝主, 4月14日有一個買賣電子器材的集會, 雖然遠了一點, 但是時間很適合我, 就去參加了.

那天早上兩點半出門, 一路禱告求主保守, 幫助我順利的賺到$1200. 五點到場地, 七點開始交易, 才八點多就賺到了$1200, 讓我能夠提早離開. 回程一路感謝主, 真是美好的一天. 沒有想到當晚試探就來了, 我心裡為了這個$1200要不要做十一奉獻起了爭戰. 我想說服自己, 這是神幫助我兒子買藥的錢, 應當全數留下. 早知道要十一奉獻, 當初我禱告時會向主要 $1330. 其實要到了越多, 試探只會越大. 不管找什麼藉口, 心裡都沒有平安, 為了要不要奉獻$120, 整夜沒有睡好.

第二天早上起來, 突然想到王牧師從前勉勵我太太的話:“這件事上多做的, 神會在別的地方補償妳.” 並不是為了盼望神的補償, 才去多做. 是愛神就要多做合神心意的事, 才會常常蒙神祝福. 真是茅塞頓開, 就把$120換成兩張禮物卡, 轉交給兩位把自己奉獻給主的弟兄姊妹, 然後心裡才又有了平安.

當天晚上, 我上網找胰島素, 意外的發現, 同一家藥廠相同的產品, 在加拿大換了個名字. 買14瓶平均每瓶不到$32, 景氣不好的時候, 省了就是賺了. 奉獻和胰島素的需要都顧到了, 還剩下$630, 錢好像是自己長出來的, 真是很奇妙. 見証如果在這裡結束, 就夠美滿了. 但是當恩典降臨的時侯, 往往豐盛到出人意料之外. 就像哥林多前書2:9說的:“神為愛他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 耳朵未曾聽見, 人心也未曾想到的;”

海關規定這類藥品進關需要醫生處方, 第二天我打電話去診所. 護士告訴我, 雖然是相同的產品, 加拿大生產的, 沒有美國食物藥品管理的驗証, 萬一出狀況不好處理. 當她知道是學生醫療保險額度的問題後說:“從現在開始, 你兒子可以每三個月來拿6瓶藥廠提供的免費樣品, 這樣就不必從加拿大買了, 好不好?”當然好! 不但剩的錢更多了, 每年還有將近$2000的幫助. 約了4月23日去拿第一次.

我在禱告會和弟兄姊妹們分享這件事, 他們都為我高興. 4月20日查經時, 王牧師要我在空巢組做了見証. 我是個小信的人, 雖然口裡做了見証, 心裡卻想著東西還沒拿到就做見証, 萬一出了狀況怎麼辦. 4月23日去拿時, 一路上心裡還在嘀咕, 本來沒事的被我嘀咕成有事. 結果沒有拿到6瓶, 她給了我8瓶! 多了2瓶醫治我的小信, 讓我又慚愧又高興. 到2009年5月底兒子大學畢業, 用了兩年的免費樣品, 省了好多錢. 這整個經歷, 就像路加福音6:38說的:“你們要給人, 就必有給你們的, 並且用十足的升斗, 連搖帶按, 上尖下流的倒在你們懷裡;”這是主的應許.

兒子畢業時, 我和他聊天, 談到神在這件事上的恩典, 我們都同意該停止接受免費樣品了, 要讓其他更有需要的人得到幫助. 他9月上班之前, 要去台北學兩個月中文, 準備隨身帶9瓶胰島素. 每一瓶市價已漲到$105, 所以我們從加拿大買了12瓶, 每瓶$35. 沒想到加拿大的包裝, 不適合達拉斯夏天的高温. 寄來時, 其中有一瓶變質了, 兒子剛好就挑到那一瓶來試, 差點出事. 因為不能退換, 又擔心其它11瓶也壞了, 再兩天要上飛機, 真是非常著急. 是我們自己决定要停止接受神安排的幫助, 神並沒有要停止幫助我們. 就在這個時候, 診所又給了兒子12瓶免費樣品, 把問題解决了. 現在兒子上班4個多月了, 公司的健康保險非常好, 感謝主的豐富供應.

準備這個見証的時候, 心裡真是很慚愧也很感恩. 平時奉獻, 很少做到十一. 掙扎了好久, 不小心被我做到一次, 雖然是那麼的不配, 神並沒有輕看, 衪的祝福, 還是從天上滿滿的傾倒下來. 要是讓去年底來講道的那位王利民牧師知道, 他大概會說笨死了, 那麼愛錢, 早早甘心樂意的做十一奉獻, 早就發達了.

教會正在建堂認獻. 建堂聽起來就很神聖, 很合神心意. 認獻聽起來有點涼溲溲的, 甚至讓人有點不舒服. 因為錢留在自己口袋裡, 好像比較温暖. 這是個成長的過程, 大部份能改變我們生命的好事, 開始的時候, 都會讓我們有點不舒服. 我和老婆在認獻這件事上還沒有合一. 她覺得按年認獻比較痛快, 那是因為她生過小孩, 見過場面, 經得起大痛. 像我這種為了要不要奉獻$120, 整夜沒有睡好的, 按年認獻的話, 數目大了, 那要出人命了.

求神幫助我們, 當我們把感恩放進奉獻袋的時候, 讓我們記得把信心也放進去. 讓我們記得勉勵自己:“在這件事上多做的, 神會在別的地方補償我們.”要多做合神心意的事, 才會常常蒙神祝福.

感謝讚美主!

後記:

記得2007年5月做見証後, 兩位收到禮物卡的弟兄姊妹告訴我:“你的見証有亇續攤.”What? 原來他們在教會事工上墊了一些錢, 雖然他們也有需要, 但是看見事工的經費不夠, 决定不報帳, 當作奉獻. 沒有想到几天後他們一人收到了一張禮物卡, 金額超過了他們的奉獻. 聽完讓我感動的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這不正是羅馬書8:28所說: "萬事都互相效力, 叫愛神的人得益處.”感謝主!

絕非偶然

昨天 (4/10/2008) 非常忙, 早上很早就出門了, 下午兩點半回家, 己經很疲倦. 收拾了一下, 三點又上路, 因為我太太回台灣, 她有一位在加州的房主, 要我幫忙去Fort Worth 警局拿兩份文件. 才上路就打瞌睡, 差點出事. 這一趟來回可能要80 miles, 每天下午三點後, 121往Fort Worth去的方向, 都會塞車. 回來又剛好是下班時間, 所以非七點是回不了家了, 想了都累. 只有禱告求主憐憫, 保守我一路平安.

禱告後, 突然興起了一亇念頭, 想到陳牧師從前在Fort Worth住了很久, 打電話問問看他, 從Coppell 到Fort Worth Downtown的警局到底要多久. 結果他問我在那兒, 我說在Coppell. 奇蹟出現了, 他在Fort Worth神學院的停車場, 正要回家, 他說如果可以代拿的話, 他願意去幫我拿. 哈利路亞, 讚美主! 千斤重担在剎那間被挪去, 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感動到幾乎說不出話來.

後來在家裡休息的時候, 想想真不好意思, 輕鬆了我, 累了陳牧師, 換成他晚回家. 4點20陳牧師打電話來, 我趕快說: 不好意思, 等下我煮牛肉麵請你吃. 沒想到他說, 今天回Coppell沒有什麼Traffic, 再5分鐘就到了. 那麼快? 牛肉麵变不出來, 只好欠著了. 當神讓你休息的時候, 真是什麼事都不用担心, 完完全全的休息.

還沒有信主的朋友們, 可能會覺得真是巧, 但要是聽了陳牧師的那一部份, 那是巧上加巧, 不可思議. 陳牧師說他好久沒有去Fort Worth了, 因為沒有什麼急事, 本來並沒打算要去, 下午兩點的時候, 也不知道為什麼, 就這麼去了. 然後很快的把兩件事情辦完, 正準備回家, 就接到我的電話. 下午兩點, 在陳牧師不知道為什麼會去的時侯, 我正在Richardson, 把為教會買的18張椅子搬上車, 因為人笨, 忘了開Van, 塞了好久, 才全部塞進我的小車, 滿身大汗, 幾乎精疲力盡. 我想神的憐憫, 大概就是從那亇時候開始動工, 事情的發生, 絕非偶然.

從前年輕還沒信主的時候, 總是認為什麼事只要自已加把勁兒, 努力去做, 多半能夠成功. 那亇時候真是很能熬, 不像現在老了, 体力腦力都在退化, 每天做不了多少事就覺得累了. 這才發現, 靠自己的力量實在成就不了什麼事. 過去憑著自己的意念做成的事, 並沒有什麼值得誇耀的地方, 倒是如果早一點信主的話, 很多事上或許能夠得神憐憫, 少走許多寃枉路, 做得更輕鬆, 做得更好.

感謝讚美主.

退修會-2007

20079月初, 新生命福音堂第一次辦退修會. 王牧師在推動的時候, 問了我好多次: "Eric! 怎麼樣啊? 去不去?" 我每次都推說有事. 因為我總覺得老婆嚕嗦, 溝通的時候, 我又常常會"比較"大聲. 如果在營地裡和她起爭執, 還得壓低嗓門, 那不憋死我才怪. 後來被王牧師問煩了, 乾脆說: "沒錢啦, 不去." 這下慘了, 隔天他為我們繳了費, 怎麼解釋都說不通, 他認定我們有需要, 不肯把錢收回.

我在百般無奈中出發, 老婆倒是興緻勃勃, 還拉著我的手禱告, 求神祝福我們在退修會的日子. 到了營地, 環境比我想像中好很多, 只是手機不通, 試了好久終於放棄, 開始調整自己. 中餐吃得很舒服, 下午活動開始, Joyce的媽媽自我介紹, 說怎麼吃都吃不胖, 肚子裡一定有蟲. 讓我想到自己這麼胖, 肚子裡一定沒蟲, 非常安慰. 分組後, 謝運傑介紹組員, 他繁體字不熟, 把蔡瑋真唸成了蔡頭(一位台灣的藝人), 因為是美與醜之間非常強烈的對比, 讓這個錯顯得更荒謬, 笑翻了!

陳牧師傳講信息的時候, 我睡的正香, 突然被老婆撞醒: "在講你, 在講你." 原來在講: "沙灘上留下兩行腳印, 是因為主陪著走; 沙灘上只留下一行腳印, 是因為主背著走 …" 陳牧師加了一個新Version: "沙灘上只留下了一個大印子, 那是什麼呢? 是一個屁股印! 因為信主後靈命沒有成長, 就像坐在原地不動, 罪孽累積, 連主都背不動了." 雖然用詞比較屬世, 但是發人深省.

兩天很快就過去了, 結束時分享心裡的感動, 因為表達力差, 滿口胡説八道: "信主後靈命沒什麼成長, 很多老毛病都還在. 參加退修會之前, 若是有人問我什麼是天堂, 我會告訴他, 老婆不在的地方就是天堂." 台下一陣騷動, 王牧師笑容開始僵硬... 趕快解釋: "在這裡, 既不能上網, 手機也不通, 神把會讓我們煩惱的事都挪開了, 不但沒和老婆吵架, 晚上11點還和她一起游泳, 好像活在天堂裡…" 感謝主, 在我生命中安排了這麼一個值得回味的營會.

瞎眼今得看見--建堂週年

在新生命福音堂成立之前, 我在愛運恩友堂將近四年半. 有一些事奉, 沒有特別的職稱, 如果一定要說一個, 那就是garbage man. 經過了好幾個月的祷告, 從2006年7月起, 我們和ACC在Coppell和 Irving的弟兄姊妹們, 開始忙著籌備新生命福音堂. 同一亇時間, 愛運恩友堂為了配合借用場地的Sandy Lake Road Baptist Church(SLRBC), 必須變動主日崇拜的時間, 整亇情況因此有點亂糟糟的.

記得有兩個主日, 一次是影印機壞了, 但是需要印一些籌備新堂的相關資料給大家; 另一次是沒有米了, 如果不去買, 崇拜後大家就沒有飯吃. 所以只好錯過聽道, 去辦這些事. 那時的我, 平日不讀經, 靈命只靠主日聽道來餵養. 雖然每次聽道都會打瞌睡, 總還聽一半睡一半, 事奉又蠻有喜樂, 回到家像半個聖人一樣, 那種感覺還真不錯. 但是沒有聽道的主日, 到教會來變成只是煮飯, 燒茶, 洗碗, 倒垃圾, 忙進忙出, 回到家, 不要說是半個聖人了, 真是只剩半個人, 累呆了, 心裡就開始計較.

籌備新堂時, 和ACC的弟兄姊妹們用餐是一個很重要項目. 餐後的垃圾大概是平常的四倍, 倒垃圾不是難事, 本來就是我甘心樂意去做的. 問題是借用場地的SLRBC沒有大Dumpster, 只有兩個39加侖的垃圾桶, 輪子還是壞的. 十多袋的垃圾大部分只能堆在垃圾桶的旁邊, 然後等到星期三上午經過的時候, 再把它們拖到街旁, 讓垃圾車收走. 每次都讓我手腳發軟, 因為經過幾天的曝曬, 還有貓, 狗, 老鼠, 飛鳥的分享, 垃圾袋都被扯破了, 散的滿地, 狼藉不堪. 忍不住要問, 主啊! 為什麼? 主從來沒有回應. 但我也不敢說: “主啊! 祢不管, 我也不管了.” 因為我相信主一定在看, 是我不知道祂的心意在那裡, 只有滿腹辛酸地把它們收拾乾淨. 後來在FBC看到那亇超大的Dumpster時, 差點衝過去Hug它一下, 真是經歷苦難後得到的, 才知道感恩。

那時候常聽到兩位牧師說, 因為看到異象, 所以才有成立新堂的行動. 哇! 異象? 我也想看! 跟在後面看了一陣子, 靈命不夠, 什麼也沒看到, 不但看不見異象還看到了亂象, 好像很多事都亂糟糟的. 還好我記得舊約裡十二個探子的故事, 約書亞和迦勒看到了異象, 得神重用, 其他十個人沒看清楚, 回來報惡信, 讓大家跌倒, 全都得瘟疫死了. 所以我也不敢和弟兄姊妹們討論, 在心裡悶久了, 開始對教會忽冷忽熱, 靈裡得了瘧疾.

記得那時我還暗中打量ACC的弟兄姐妹們, 她們燒的菜是蠻好吃的, 記得有一回在亂中吃到一塊芋頭蛋糕, 真是驚為天物. 至於其他方面, 一下子也看不出有什麼過人之處. 愛運恩友堂長久以來一直有缺乏同工的問題, 而且是非常的缺乏. 比方說, 主日時, 如果司琴美君不能來, 陳牧師就得講員兼司琴; 如果小蘭沒來, 兒童主日學和兒童崇拜就有問題. ACC的這批弟兄姐妹們能幫上多少忙, 我心中真的有疑問. 另外, 兩位牧師都住得很遠, 對教會的成長或多或少會有影響, 雖然都說要搬到教會附近, 真會搬的那麼順利嗎? 許多問題, 因為靈裡没有合一, 就是缺乏信心, 經常雞蛋裡挑骨頭, 反方向思考.

很快地, 10月15日就到了, 從那天開始, 神讓我大大的開了眼界, 衪的工作竟是那麼的奇妙. ACC的弟兄姊妹們: Roger夫婦, Sunny夫婦, Steven夫婦, Eugene夫婦, Timothy夫婦, 還有Michael, Joy, Peggy, 阿德, …等等, 他們像是神為愛運恩友堂量身打造的, 把從前所有的缺乏, 一次補足. 兩位牧師也在短時間內先後搬到教會附近, 教會各項事工都順利運作. 這些同工的認真投入和兩位牧師所展現的活力, 為教會注入了新的生命, 實在太感動了.

這一年來我們都親身經歷了神對新堂豐盛的供應. 現在我們有好幾個詩歌敬拜團隊, 司琴也有好幾位, 就算全部請假, 我們還有一位Eugene可以左手彈電子琴, 右手打鼓. 查經, 主日學, 各種團契都在成長中. 夏勇弟兄默默地為教會設計的網站, 遠遠超過我們的期盼, 神的恩典真是數算不盡. 從前我對成立新堂的懷疑, 一掃而空. 新堂開始沒多久, 神就藉著Alice在禱告會上的分享, 讓我學會了主日出門前要先禱告, 事奉才會更有喜樂. 回想這一路走來真是學到了好多功課, 得到了許多益處.

我很羨慕那些靈命深的人, 因為只有真正認識主的人, 才能明白主的旨意. 就像當約書亞聽到: “我來是要作耶和華軍隊的元帥.” 他就馬上俯伏在地, 因為他知道神來幫助他了. 換了我大概會說: “你是誰? 護照拿來看看!” 神都會被氣走. 還好得神的憐憫, 讓我2007年2月有機會開始跟進教會的一年讀經計劃, 得了不少益處. 雖然目前在約伯記裡困了很久, 但是相信主一定會帶我走出來. 9月參加退修會也很有得著, 在聚會結束時, 心裡雖然有感動, 因為見解粗俗, 思想又不連貫, 說話更是口齒不清, 結果把一些蠻感性的事情, 說成了笑話, 沒有為神做好見證, 心裡有很多的虧欠.

這一年來, 我深深的體會到: “神有祂自己的時間, 有祂自己的計畫.” 我們只要做到每一位牧師勸勉我們的: 已經來到的, 我們要歡喜快樂的接受, 獻上感謝; 還沒來到的, 我們要不斷懇切的禱告, 耐心等候.

一切榮耀頌讚歸給神!

耶穌恩友

耶穌恩友是我最喜歡的一首詩歌. 前些時候身體不舒服, 王牧師打電話來關心: “Eric! 怎麼樣啊? 好了一點沒有?” 大家都知道王牧師天南地北蠻能聊的, 可以讓你轉移注意力, 少在憂愁的事上打轉. 那天剛開始聊得挺好, 中間我突然說: “王牧師啊, 耶穌恩友是我追思禮拜的指定曲.” 結果把憂愁轉給他了, 沒聊幾句他就急著掛電話. 不過這可以理解, 還沒聽說過有哪位牧師, 很期待為他的弟兄姊妹們做追思禮拜.

20046月底開始, 每次聽到這首詩歌, 不是掉眼淚, 就是眼睛溼溼的. 記得有一個主日, 唱這首詩歌, 才幾句, 我就唱不下去了. 左右都有人, 不容易走出去, 就低著頭混時間. 沒有想到才幾秒鐘就掉下一條好長的清水鼻涕, 只好接起來摀著鼻子走出去. 這些都是題外話, 今天想和大家分享的, 是我從前和現在為耶穌恩友掉眼淚的不同的心境.

20046月底, 我兒子進大學之前, 被診斷有第一型糖尿病, 終生需要每天注射胰島素, 維持生命. 這個晴天霹靂, 讓我忘了神未曾應許天色常藍, 信心瀕臨崩潰. 不斷的問神為什麼, 求神馬上醫治. 神沒有回應, 我開始自尋出路, 給自己10, 找最好的糖尿病專科醫生, 為兒子長期治療. 沒想到事情那麼艱難, 問遍了DFW, 每位都要排在兩三個月後.

那時, 我兒子在STMicro打暑期工. 每天他回家晚餐時, 我都不敢正眼看他, 因為我還沒有找到醫生保護他, 心裡愧疚. 堂堂男子漢, 半夜竟會醒來掉眼淚. 那段日子, 我的心, 只有一個字能形容, 就是痛. 兒子出問題後, 朋友們很夠意思, 都主動的想幫助. 可這位耶穌, 祂應當是我朋友裡最有能力的, 衪在那裡? 主日唱耶穌恩友這首詩歌時, 讓我難過的掉淚.

10天下午, 專科醫生的事, 還是毫無進展. 我在車庫裡包東西, 包著包著, 眼淚一滴一滴的掉在手上和盒子上, 越掉越快, 最後變成嚎啕大哭. 信主兩年後, 我終於真正的從內心深處, 向神發出第一聲呼求: “主啊! 求祢赦免我的罪, 兒子是祢賜給我的產業, 我沒有看顧好, 讓他生病, 求祢幫助我, ...” 接下去, 車庫裡一片死寂, 感覺上是10分鐘後, 電話鈴突然響了. 本地最有名的內分泌科診所, 打電話來說, 剛才一位病人把明天早上的門診改期, 我兒子可以遞補. 那一刻, 讓我終生難忘. 除了跪下來領受恩典, 什麼也不能做.

還沒信主的朋友, 一定會覺得實在太巧了. 可我深深地相信, 甚至連我的認罪禱告, 都是來自神的幫助. 因為我已經走到了盡頭, 被完全的粉碎, 那個禱告, 遠超出我當時的思考能力. 願我這段經歷, 能成為他人的祝福, 幫助有需要的人, 及早從內心深處, 向神發出第一聲呼求, 認罪悔改, 把生命真正的交託仰望給神. 以賽亞書43:19清楚的告訴我們: “我必在曠野開道路, 在沙漠開江河. 哥林多前書 10:13 更清楚的告訴我們: “你們所遇見的試探, 無非是人所能受的. 神是信實的, 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 在受試探的時候, 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 叫你們能忍受得住.感謝讚美主.

10天的時間, 我一直認為禱告沒有得到神的回應, 其實, 中間有一天的早上, 我一個人在教堂裡禱告後, 感覺神好像要向我說話, 翻開聖經, 看到了希伯來書11:17, 這便是那歡喜領受應許的, 將自己獨生的兒子獻上. 很清楚的告訴我不必害怕. 但是我信主後一直沒有好好讀經, 當時對這段經文並不瞭解, 反而覺得就要失去兒子了, 更加的害怕. 另外, 當我對糖尿病越來越瞭解之後才知道, 在見到專科醫生之前那10, 兒子的血糖持續過高, 沒有立刻注射胰島素, 非常危險, 有終生洗腎的可能. 感謝神的看顧, 沒有讓這樣的事發生.

有專科醫生和營養師的幫助, 兒子很快就進入情況, 開始適應一個不同的生活方式. 那個時候, 兒子秋季要去UT Austin唸書, 宿舍一直沒有消息. 因為他飯前要注射胰島素, 讓我們非常担心他將來的生活環境. 我們夫婦每天為這件事情懇切的禱告, 耐心等待主的安排. 在開學之前不到三個星期, 才得到消息, 感謝主! 他被分在最新的宿舍裡, 而且是去上課和去餐廳吃飯, 最近最方便的一個房間.

暑假結束時, 我們夫婦萬分不捨的把他送到UT Austin, 雖然知道主必看顧, 心裡還是憂愁, 但是我們總是不忘把他所有的需要都帶到主的面前. 幾年來, 我們夫婦和禱告會為他做的禱告, 神都有成就 (除了帶他信主之外, 相信神有衪自己的時間和計劃). 雖然我不可能為兒子得糖尿病喝彩, 但是在這件事上, 我真是經歷了數算不盡的恩典, 有說不完的見証. 感謝主帶領我走出痛苦, 讓我有許多糖尿病的知識, 能和有需要的人分享, 讓他們得到幫助. 主日唱耶穌恩友這首詩歌時, 讓我感恩的掉淚. 感謝讚美主.

積財寶在天上

2008年10月10日查經最後一題: 請分享自己在奉獻和行善上的喜樂和學到的功課.

那天我分享了一個經歷, 在2003年4月中, 一個週六的傍晚, 借場地給愛運恩友堂的Sandy Lake Road Baptist Church, 請愛運吃炸魚, 賓主盡歡, 但是留下了10多袋的垃圾, 像座小山一樣. 星期三9am我去教會, 要把它們拖到街邊, 等垃圾車來收, 發現週圍鄰居的垃圾桶都已經翻轉, 垃圾車來過了! 然後又發現10多袋垃圾被猫狗拖的滿地. 重新清理包紮好後, 想想不對, 放在那兒等到星期六早上, 肯定又散的滿地, 而且更臭. 我家離教會不遠, 每星期三和六的11am到2pm之間收垃圾, 所以把它們全部裝上我的Van帶回家, 堆在車道旁的草地上, 然後去忙自己的事.

4:30pm, 打開車庫的門, 不得了啦! 垃圾還是像座小山堆在那兒. 雖然每一家的垃圾都没收, 主啊? 怎麼會發生在今天? 老婆5:00pm回來, 看見肯定會嚇一大跳, 到時候如果解釋說:“我是積財寶在天上.” 這不是在試驗老婆的靈命? 那我死定了. 小信的人行善, 一碰到難處, 就準備用自已的方法解决: 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這亇時候, 就别死守主的應許了, 趕快把它們運走. 一面忙著穿衣服, 一面祷告(說埋怨更恰當). 主啊! 袮的軛是難的, 袮的擔子是沈重的... 就在這個時候, 垃圾車突然出現了! 我在Coppell住了27年, 星期三快要5pm來收垃圾, 這是僅有的一次.

人只有經歷苦難, 才能看見自己的小信. 後來我不甘寂寞, 問老婆如果那一天垃圾車没來的話, 她能不能接受我是”積財寶在天上” 的解釋, 她說也只有我這種人才會問出這種無聊問題. 說的也是, 問她這種問題, 有點心懐鬼胎, 自己没摸著神的心意, 還要拖她一起下水.

願主加給我們信心和力量, 能全心全意的信靠衪, 直到最後.

感謝讚美主.

明天會更好

8年前, 我從來沒有把信主規劃在我的人生裡. 誰知道有一天早上醒來, 講了40多年的髒話不見了, 人生突然變了樣, 我這才知道, 自己的規劃不算數, 神掌管明天. 這8年來, 神在各樣大小事上幫助我, 引導我走向真理, 改掉了許多老我的壞習性, 讓我每天都有盼望: 明天會更好.

因為有太多毛病讓神費心, 所以常常有見証和大家分享. 其實心裡還有一塊, 堆積了許多不好意思和大家分享的. 為了害怕說出來後沒有面子, 大大的虧欠了神的榮耀. 最近對面子這件事比較看得開, 雖然做見証的心並沒有預備好, 我還是願意早一點讓弟兄姊妹們知道, 若是有相同問題的, 可引以為戒.

2003年初, 受洗不到10個月, 聖經還沒讀幾頁, 就被小才大用, 徵召當執事. 那時只感覺職責不很吸引人, 頭銜卻非常神聖. 反正是為主做工, 沒什麼好推辭的. 表面看不出來, 但是裡面的態度是輕率的. 如果當時我能體會, 用正確的態度參與服事, 可以幫助靈命成長, 那該多好.

2000年到2004年, 舊電腦零件市場不錯, Junkyard常有大批被公司淘汰的舊電腦. 只有少數的Junkyard會拆開分類, 一般都是壓縮後送去煉鋼廠, 偶而我會去出個價, 把所有Memory Module拆走. 這個買賣講求花最少的現金, 取得最大的利益. 拆的時候, 看到其它值錢的零件, 基於不拆它們也會被壓成廢鐵的看法, 大家都會亳不猶豫的一併帶走, 我也是這麼做, 從來沒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

2003年初, 信主後第一次去Junkyard買Memory Module. 拆的時候, 注意到另一個行情不錯的零件, 怦然心動, 但是腦袋裡立刻出現了不可以拿的Message, 我遵行了. 當我發現每一台電腦都附了那個零件的時候, 我又回到了老我, 基於不拆它們也會被壓成廢鐵的看法, 把它們全部據為己有.

離開那兒還不到10 Yards, 責備突然如排山倒海而來, 有個Message一直清楚的Repeat: "你是教會執事! 你在幹什麼?" 讓我面紅耳赤, 羞愧不已, 掉頭回去找到那管事的, 另外付了一筆錢, 告訴他:"I took more than I paid." 他儍儍的看著我, 過了好一陣才回過神來, 聳聳肩膀把錢收起來. 看的出來, 他覺得我是個白癡, 但是我從來沒有為回去付錢後悔過.

最近查經, 看到犯了戒條的利未人的下場, 真是感謝主給我悔改的機會. 神的命令是不打折扣的, 聽命勝於獻祭. 我們千萬別心存僥倖, 認為"什麼事都按規矩來的話, 什麼事都不要做了." 只有選擇脫離罪的轄制, 才能夠蒙神喜悅. 我們明天會更老, 因為我們信主, 我們明天會更好. 感謝讚美主.

主必看顧

2000年, PC市場開始改變型態, 中小型電腦公司很難生存, 紛紛關門. 我們家的財務狀況直線下滑, 跟著被股市風暴波及, 到2003年初, 手頭已經不怎麼寬裕, 剛好又需要為兒子買車. 還好2002年5月信主, 學會了凡事交託仰望, 要全心全意的依靠衪. 所以常常禱告求主憐憫, 幫助我們多存一點錢, 買一輛讓我們放心的舊車. 苦難, 好像和基督徒脫離不了關係, 禱告不但沒有被成就, 反而不斷的出狀況.

2003年1月中, 我的網站出了問題, 那是我營生的工具, 心裡非常著急. 但是任憑我怎麼禱告呼求, Yahoo就是解决不了問題, 5個星期沒有Order進來, 日子非常難過, 好像要走到盡頭了. 2月最後一個禱告會, 賴師母突然問我: "生意好不好啊?" 我硬撑面子說: "還好啦!" 大概她看出我有憂愁, 特別為我的生意禱告, 讓我感動到鼻酸, 心裡帶著滿滿的平安回家. 當晚從網上進來了8個Order, 讓我目瞪口呆. 接下去兩三個星期, 陸陸續續進來了100多個, 網站恢復正常了!! 非常奇妙, 又一次經過別人的代禱蒙恩. 食髓知味, 後來只要賴師母問我: "生意好不好啊?" 我都馬上很貪心的回答: "不好啦!" 她也都會為我禱告, 但是再也沒有我期待的結果.

2003年4月初, Dallas下冰雹, 我們家兩輛車剛好都停在外面, 車身被打了好多凹痕, 保險公司賠了$6,500. 6月支票寄來的時候, 有點感慨, 神竟然用這種方法解决我的問題. 車身也別修了, 就用這筆錢為兒子買車吧! 沒有想到7月時太太因為工作環境不理想, 再回頭去做房地產經紀人, 需要時間建立Cases, 暫時沒有收入. 我生意的收入只勉強夠家用, 應付額外支出時, 就有點捉襟見肘. 感謝主, 還好有這筆錢墊底, 心裡還算平安. 也感謝主, 兒子從來沒有催過我們. 只有在8月底, 徵求我們的同意, 在學校付了$50訂車位, 讓我們警覺, 又開始為買車迫切的禱告.

9月初, 我姊姊突然打電話來, 她的兒子上班買了新車, 想把舊車送給我兒子開. 是1995的 Honda Accord, 才剛過十萬Miles, 有按時保養, 車況非常好. 拿車時看到姊夫和姊姊把車內清得好乾淨, 還送去做了最後的保養和檢查, 心裡真是又感激又感動. 兒子看到車, 完全超出他的所想, 高興的不得了. 感謝主, 做了這麼好的安排.

當我去辦汽車保險的時候, 才發現事情還沒有告一段落. 因為有Teenager加入保險, 算出來每個月的保費, 比原來要多$260. 另外幾家估得更高. 在準備簽字之前, 我唉聲嘆氣的禱告: "主啊! 難道就這樣了嗎?" 幾分鐘後, 電話鈴響了, 是家附近的All State Agent打來的, 問我有沒有考慮換保險. 結果在他的幫助之下, 把房屋保險和汽車保險做成Package Deal, 每個月只比原來多繳了不到$100, 保的範圍還更好一些. 離開之前和他聊天, 知道他也是基督徒, 而且就在我禱告之後, 他"剛好"在公司的Telemarketing List上, 看到了我家電話號碼 …

這些經歷, 讓我更明白, 禱告之後要耐心的等候. 主有衪的時間和計劃, 衪不會丟棄我們, 一定會量著我們的需要, 幫助我們.

感謝讚美主.

得救見証

我在200110月中Plano的華人宣道會並不是我想聽道或是想親近神是因為我太太和孩子們都是慕道友我不去他們心裡有難處所以我就去了但是我立定心志不信就是不信我進去睡覺好好休息出來可以走更長遠的路那個時候我對神掌管明天沒有什麼概念後來才明白立志不信由得我信不信由不得我.

3
個月後, 01/13/2002, 早上去教會傍晚才回家又遠又累决定以後主日在家好好休息不去教會了主意剛打定王念萍姊妹向我太太通風報信, Coppell 新成立了華人教會愛運恩友堂從我家走路去只要一分鐘, 01/20是第二次主日崇拜才要離開就被帶回羊群讓我非常的驚訝.

02/23/2002, 
和女兒言語衝突我講一句她頂十句盛怒之下給了她一巴掌然後不知道怎麼收場一直到第二天主日崇拜時心裡都沒有平安最後于力工牧師要大家翻到腓力比書第一章看一段經文太太翻我跟著看突然前一頁有行字清楚的吸引了我要太太翻回去那是以弗所書6:4你們做父親的不要惹兒女的氣. 當時我覺得難以置信聖經裡竟會有這種教導應該是你們做兒女的不要惹父親的氣.” 肯定是排版錯誤一定要指正!

散會後陳克迅傳道走過來我問他他斬釘截鐵的回答: “聖經没有錯.” 想再問他已經在回答其他人的問題了只好坐下來等我想這個教導不合中國人的傳統, 聖經没印錯那就是我信錯了想著想著賴可中傳道走過來再問他也說聖經没有錯看我滿臉迷惑他加了一句: “答案在歌羅西書3:21.” 我趕緊翻了看你們做父親的不要惹兒女的氣恐怕他們失了志氣. 說時遲那時快好大一顆眼淚掉在那頁聖經上薄薄的紙糾結起來做了一個永遠的記號沒錯, 我生氣時說的每一句話都像利劍刺傷女兒的自尊, 我該回家向女兒道歉神很有耐心先經過于牧師傳遞訊息不信再經過陳傳道堅固衪的話還不信才經過賴傳道給答案讓我非常的感動.

2002
3月底太太决定在Memorial Day受洗我雖然在短時間內經歷了非常的驚訝和非常的感動心已歸向祂就是不願意受洗因為我覺得那是個很嚴肅的Commitment. 受洗後更要特別守規矩我毛病這麼多到時候這也不能那也不能追求真理的代價像是失去自由我要自由自在的活著等快死的時候才受洗.

4
月中當賴傳道問我對受洗的事考慮的怎麼樣了我以帶著滿嘴髒話進門會破壞基督徒的形象為藉口說等我把髒話改掉就受洗他說: “這個簡單我會為你禱告.” 我心裡想: “簡單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你有得等了!” 12歲開始我每講幾句話就會夾一句髒話連做夢的時候都講講了40要改真的是比登天還難没有想到第二天開始髒話到了喉嚨口就卡住怎麼都說不出來從此就不再說了神彰顯了大能為一個不配的人做了醫治讓我明白立志不信由得我信不信由不得我神掌管明天. 05/26/2002, 我就和太太一起受洗了.

現在往回看真是揑一把冷汗有誰能確定自己在離開世界之前來得及受洗信主十多年了生命經歷過許多喜樂也經歷過許多低谷信心不夠的時候會埋怨會灰心喪志可從來沒有後悔因為我心裡很清楚我就像是一棵需要被澆灌的樹只要能留在溪水旁相信有一天我一定能夠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凡所做的盡都順利感謝讚美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