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句

凡事都可行, 但不都有益處. 凡事都可行, 但不都造就人(林前10:23). 無論做什麼, 都要為榮耀神而行 (林前10:31). 這些經文, 是我信主後對自己的提醒和盼望. 沒想到嘻笑人生, 十年過去了, 還沒結出什麼好果子. 以後請大家換個角度看我: "還好這人已經信主了, 不然更糟."

Tuesday, December 28, 2010

兩面人

11/28/2010, 王牧師講馬太福音5:5, “温柔的人有福了, 因為他們必承受地土.”聽完大有得著. 因為信主8年半了, 這才搞清楚, 承受地土的原意是得勝. 難怪從前沒看過什麼温柔的地主, 是不是?!

朋友說:“你們基督徒是兩面人.”每次聽了都氣急敗壞, 這次, 我温柔的回答:“沒錯啊! 基督徒是兩面人. 信主後, 好的一面慢慢的顯露出來, 才讓你有比較. 假如信了這麼久, 還是只有一面, 那就麻煩了.”朋友儍了:“哇噻! 你,…, 你真的假的, 你?”我得勝了!!!

唉! 其實光是嘴巴得勝有什麼用? 還是要常常努力和聖靈同工, 讓世人看到, 得救有為我們帶來好的行為, 才是真正的得勝.

暗中打量

12/05/2008查經, 談到世人大多有定别人罪的習慣. 討論的範圍, 從暗中論斷人, 到暗中打量人.

2006年10月, 王牧師在ACC按牧. 那天人非常多, 當中有許多位大佬級的人物, 如蘇穎智, 常思恩, ... 我邊走邊打量, 看到一位穿著體面的韓國牧師, 正在和一位弟兄一起禱告, 覺得ACC真是一個跨國有大使命的教會. 過了一年, 新生命福音堂週年慶時, 我才搞清楚, 當被我暗中打量的, 既不是老韓, 也不是牧師, 是Jeff.

後來大家熟了, 和Jeff聊起這件事, 他說, 像牧師勉強可以接受; 像老韓是downgrade. 而且, 當年是羅競枝牧師正在為他禱告...

Wednesday, December 22, 2010

信主後, 偶而會被幾位沒有信的老朋友在言語上糟蹋. 尤其他們發現我不講髒話之後, 更是如魚得水, 非逗我一逗. 常把我搞的血氣上升, 倒不是想用髒話回應, 是腦袋裡要向他們傳福音的念頭不見了, 直想找個機會整一記回來.

有次在上班時間, 小羊從Houston打電話來, 當天是他mobile phone billing cycle 的last day, 還有幾百分鐘沒用, 所以打來"消遣"我一下. 然後也不管我愛不愛聽, 盡講些我已經不再感興趣的事. 結果我也不管他愛不愛聽, 盡講些他從來不感興趣的事.

話不投機, 沒幾分鐘他就想跑了: "x的, 聖人啊! 不聊了, 我要上班了."
這下我樂了: "再聊聊嘛! 上什麼班? 不要上班了."
小羊說: "那怎麼行, 不上班我靠什麼活啊?"
我說: "那還不簡單? 我幫你禱告就好啦!"
小羊突然變得很暴躁, 說: "x的, 你真的瘋了!"

這事我雖然有認罪, 但是每次想到都還會偷笑, 顯然並沒有悔改. I’d better be careful, God will make me pay my due.

英翻中

美國長大的中國小孩, 講中文用直譯法, 有時候真讓人啼笑皆非. 譬如說Fat Man, 明明是胖子, 他們偏說肥人. 胖子還有俊俏的可能, 肥人聽起來就很沒希望. 從前有一回, 陪兒子玩球玩瘋了, 他想說:“Fat Man, I play you!” 只聽到他大叫:“肥人! 我玩你!”真倒胃口.

Saturday, December 4, 2010

前夫

12/24/2010, 和Coppell的老朋友們把酒言歡時, 因為其中的一位和我們在Houston的A&M同學很熟, 所以就帶了一些老照片給他看, "Wow, Carol 這麼漂亮! 什麼? 這是Eric(體重140 lb)嗎?" 為了避免被任意羞辱, 我很謙卑的回答: "噢, 那個是她的前夫."

感恩節-2010

今年神讓我大開眼界, 雖然有些事在經歷時是痛苦的, 現在就像王牧師說的, 回頭望去, 全是恩典! 和大家分享兩個月前的一段經歷, 把所有的榮耀都歸給神.

9月下旬我回台北探親. 我爸爸91歲, 3月摔斷腿, 加上其它的健康問題, 從此躺在床上, 需要24小時看護. 媽媽84歲, 平時就凡事往壞處想, 常常發脾氣. 爸爸不能行動後, 帶給她很大的壓力, 變得更難相處. 請來的看護, 都做不了幾天就走了. 甚至有昏倒在我家的, 還有行李都不拿就跑了的. 這次, 舅舅要我和他一起, 試著說服媽媽, 把爸爸安置到護理之家, 這樣對他們兩位都有好處. 這是件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所以回去之前, 我心裡就沒有平安, 到家之後, 更沒有平安, 只能禱告再禱告.

9月21日, 舅舅和我向媽媽提出我們的看法. 媽媽大怒, 鬧了一個晚上. 第二天, 我繼續講, 告訴媽媽那個護理之家的各種好處, 但是媽媽鐵了心, 把話說絕了, 所以這件事就只能留在禱告中, 不再提起了. 後來, 看護和媽媽一言不合, 很生氣的走了. 再過兩天, 要送爸爸去很遠的醫院回診, 沒有看護幫忙, 非常困難, 只有更懇切的禱告了. 因為過去有很多次, 在走投無路的時候經歷神, 我確信神垂聽禱告.

9月23日, 我試著找新看護, 快傍晚了, 還沒有著落. 我邊照顧爸爸邊禱告, 當我彎腰抱爸爸上輪椅的時候, 突然閃到腰, 痛的像觸電一樣, 需要馬上站直. 結果沒有站穩, 往後倒退了幾步, 重重的撞在門把上, 又痛的彈回來. 沒有想到, 媽媽看在眼裡, 竟然被感動了. 過了一下, 她要我第二天早上去護理之家, 看看那裡的實際情形. 這是個難以置信的轉變, 太奇妙了! 痛, 算得了什麽? 感謝讚美主! 傍晚, 竟然來了一位新看護. 我心裡的感恩和釋放, 真的不知道要怎麼樣形容才好.

過了兩天, 媽媽又開始對看護挑剔, 我幫看護說了幾句話, 讓媽媽很不高興. 9月26日, 去基督之家參加主日崇拜, 一路上心情沈重. 禱告的信心, 也開始動搖. 覺得像我這麼不配的人, 主已經幫太多次忙了, 上一次, 會不會就是最後一次? 很奇妙, 當天講員傳遞的信息是: 恢復禱告的信心. 中間提到, 有一次他想不通, 為什麼他要聽媽媽說些沒道理的話, 讓自己的日子不好過. 禱告後他得到了答案, 開始奉主的名, 聽媽媽說話, 日子就好過多了. 這個信息, 讓我掉了眼淚, 感謝主讓我知道, 衪就在我身旁.

之後每天, 碰到各種難成的事情, 藉著禱告交託, 最後總是能夠完成. 9月30日, 看護又換了一位. 感謝主, 申請護理之家的事, 也到了最後階段, 就是第二天下午要送爸爸去體檢. 外面下著大雨, 專門載輪椅的富康巴士, 被預約滿了, 排不進去. 氣象報告說, 第二天還要下大雨. 雖然離家很近, 也不能推著輪椅去, 這下又難了.

管事的說, 會試著再排排看, 要我5pm再打電話問他, 因為我還有時差的問題, 禱告後就睡了. 5pm, 還沒排進去, 我禱告後又睡了. 7pm, 管事的說, 他留話給所有司機, 沒有回應, 他8pm下班, 應該是沒希望了. 我禱告後又睡了, 真搞不清楚自己怎麼睡得著的. 8pm, 管事的打電話來告訴我, 排進去了! 除了禱告和睡覺, 我什麼也沒做, 主啊! 感謝讚美主!

10月3日, 和爸爸媽媽道別. 申請護理之家的事, 只在等入住許可了, 舅舅會繼續處理接下來的事情. 走前, 我注意到爸爸的鬍子需要刮了, 他也蠻喜歡我替他刮鬍子的. 因為我心裡難過, 怕低著頭刮的時候, 眼淚會掉在他臉上, 就硬著心腸走了. 這樣做是不蒙神喜悅的, 我一路上非常愧疚. 心不在焉的, 又在幾件特別的事上犯錯. 不但對人沒有交待, 更虧欠了神的榮耀. 求神憐憫, 能給我機會補償.

在台北, 我每天都用email向舅舅和姊姊報告事情的進展, 所以他們對我遇到的各種困難, 非常瞭解. 雖然愛莫能助, 精神上, 他們和我一起經歷了這段時間. 看我能藉著禱告, 神在前面開路, 雖然有苦難, 但是沒有受困. 不是基督徒的他們, 也清楚的感受到了禱告的功效, 覺得非常奇妙. 求神憐憫, 把這段經歴留在我們裡面, 成為一個永遠的提醒. 要記得自己的軟弱, 常常禱告依靠衪.

感謝讚美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