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句

凡事都可行, 但不都有益處. 凡事都可行, 但不都造就人(林前10:23). 無論做什麼, 都要為榮耀神而行 (林前10:31). 這些經文, 是我信主後對自己的提醒和盼望. 沒想到嘻笑人生, 十年過去了, 還沒結出什麼好果子. 以後請大家換個角度看我: "還好這人已經信主了, 不然更糟."

Saturday, January 4, 2014

煮熟的鴨子

看著自己多災多難的左腳, 瘀血已散, 骨頭還有點痛... 看著看著, 就想起了一段往事.

這事發生在1997, 那時還沒有Verizon. 有一天, GTEGroup的一位Project Manager, Rick, 和我聊起他們在Integrate PC into Telephone Switching System時所遇到的困難. 兩個星期後, 我從台灣一家工業電腦公司買了一個Parts, 理論上可以解决他們的問題. 經過實際測試後, Rick, 有兩個Spec’s需要廠商更改, 之後再測試, 若是沒問題, Initial Order 50 . Field裡工作3個月沒問題的話, 即將每個月Order 1200個 for a year! 那個Parts本輕利厚, 每個賺$200, 一年可賺三百萬美金口水幾乎都要掉一地, 然後苦難就開始了.

那家工業電腦公司是個轉賣商因為他們不怎麼懂碰到技術上的問題時, 唯恐避之不及加上不願意透露廠商是誰, 整件事就僵住了. 記得設計這個Parts的廠商, 曾經在Asian Electronics上登過一次廣告. 那是個月刊, 每本厚度常超過1-inch, 重量有56. 我搬出了三年份, 堆在客廳的地上. 每天晚餐後, 翻到半夜. 一星期後, 從頭到尾翻了3, 找不到就是找不到. 心情壞呆了, 日夜思念著三百萬, 覺睡不好, 青面獠牙, 就快要吃人了.

那時候我還沒信主, 老天爺是我有需要時的依靠(後來才知道老天爺就是耶和華). 3遍翻完, 到後院仰天長嘆: “老天爺啊! 求求你, 幫幫忙, 三百萬…” 說了半天, 老天爺也沒反應. 回屋後, 經過客廳, 滿地的雜誌, 左腳踢中一本剛好是裝訂邊的硬角, 就像撞到石頭一樣, 腳趾痛到不行, 當場蹲了下去隔了好久才透過氣來抓起那本雜誌, 狠狠的摔在地上. 雜誌翻過來的那一瞬間, 令我目瞪口呆, 因為我看到了那個廣告! 那種驚喜, 非筆墨能形容. 當時只覺得老天爺很管用, 沒有感恩的心.

下面的日子, 雖然走路一拐一拐的, 可凡事順利. Initial Order 50, Field裡工作得很穩定. 眼看好運當頭了, GTE內部竟出了些狀況. 經過了裁員和改組, Rick, 他的Team, 他的Project, 一起從人間蒸發. 三百萬只賺到一萬, 煮熟的鴨子飛了, 午夜夢迴, 徒呼負負.

2002信主後, 看事情的角度, 有了很大的改變. 1997的我, 就算三百萬賺到手, 3,4年後必定在股票上賠光光. 沒釣上來的魚, 永遠有很大的想像空間, 跑了當然可惜, 但終究沒有真正擁有, 不會有什麼實質傷害若是釣上來吃進肚子, 身上長了肉, 擁有了再失去, 就像割自己的肉, 傷害可大了. 想通了, 就再也沒什麼好午夜夢迴徒呼負負. 感謝讚美主, 讓煮熟的鴨子飛了.

上個主日陳牧師講過, 神要我們不要記念從前的事, 也不要思想古時的事. 人都有過去, 回憶那些過去, 若是會讓我們再度跌倒的, 當然不要若是會讓我們從省察自己中得到益處的, 我想, 那是神為我們在曠野開道路, 在沙漠開江河.“ 幫助我們從迷失中走出來. 感謝讚美主.

[]
煮熟的鴨子飛了後, 因為還沒信主, 沒有排解憂悶的管道, 只能以時間換取空間, 慢慢從情緒低落中恢復. 那兩個月, 非常想換個生意做做. 有一天, Dallas Morning News上看到一篇專訪, Seattle的一位中年男士, 商場受挫, 轉換跑道, … Right on! 就繼續讀下去.

他印了一批Flyers, 分送到當地幾個高級住宅區, 回應非常熱烈, 他就開始了New Business. 每星期只工作三天, 一年下來, 除了生活, 手上多了6萬現金. 因為生意多到做不完, 如果勤勞, 每星期做六天, 一年12萬現金跑不掉. 若是邀老婆進場, Simple Math Says 一年24萬現金. 一步一腳印, 12年也有三百萬, … 一陣胡思亂想, 這就是曾經滄海難為水, 經歷過三百萬的機會, 從此以三百萬為準.

不過, 此路對我完全不通, 沒有在曠野開道路, 在沙漠開江河.的異象. 別說沒膽子邀老婆進場了, 就是連告訴她的膽子都沒有! 三百萬不要了, 咋整的? 因為那位中年男士的New Business是替有錢人家撿狗屎, Carol變成了嫁給撿狗屎的情何以堪感謝主那時賜給我清醒的頭腦, 幾天後, 我又開始專心做我的電腦生意了. 

[再續]
90年代, 台灣有許多電腦零組件廠商, 入行時不是專業. 仗著膽子大, 買了幾張線路圖, 就設廠生產主機板和週邊卡, 靠降價打入市場. 競爭越來越激烈時, 為了維持利潤, 紛紛來美國設點直營. 最後同行又擠在一起降價競爭, 把科技業當青菜蘿蔔整. 解決不了技術問題, 退貨太多的, 就關門走人.

記得PCI Bus剛開始的時候, 所有廠商都號稱自己的週邊卡是PnP(Plug & Play). 顧名思義, 就是週邊卡插入主機板, 開機後能馬上被認出並且工作. 很多廠商因為根本不懂, Bus Termination做的不好, 常出問題, 買的我提心吊膽, Plug & Play變成了Plug & Pray. 為了退貨方便, 我常找些天馬行空的話題, 和廠商的經理瞎扯, 培養關係有次和其中一位聊到有人在Seattle撿狗屎, 每星期工作三天, 年收入六萬. 他眼睛一亮: “x, 三萬我就幹了!” 就有這種人, 撿狗屎也要降價競爭, 搞亂行情

有人說, 如果一位猶太人開餐館, 生意很不錯, 另一位想做生意的猶太人看到了, 會在附近開個洗衣店. 這樣子, 有人上餐館順便去洗衣店, 也有人去洗衣店順便上餐館, 雙方可以共同成長. 但是中國人不一樣, 附近可能沒多久就成了餐館區, 惡性競爭, 最後大家都得不到益處. 分析得太透徹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