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句

凡事都可行, 但不都有益處. 凡事都可行, 但不都造就人(林前10:23). 無論做什麼, 都要為榮耀神而行 (林前10:31). 這些經文, 是我信主後對自己的提醒和盼望. 沒想到嘻笑人生, 十年過去了, 還沒結出什麼好果子. 以後請大家換個角度看我: "還好這人已經信主了, 不然更糟."

Tuesday, September 24, 2013

求神憐憫

09/21/2013, 星期六中午, 幫兒子搬家時, 一聲轟然巨響, 兒子衝過去看, 嚇壞了, 只見他老頭兒趴在樓梯口, 痛苦不堪. 原來是我下樓時, 右腳跟在第四階邊緣跘了一下. 同一時間, 左腳Ankle在第三階歪了一下, 嚴重扭傷, 然後就往前摔了下去感謝主在剎那間讓我側身, 減輕了碰撞. 不然, 那麼重的人, 腳還在樓梯上, 手先著地, 不把手壓傷才怪. 若是手腳俱殘! 我都不敢想下去了. 感謝主, 讓我站起來, 休息一下, 雖然很痛, 還是能假裝沒事兒, 繼續幫助兒子到傍晚, 完成了搬家.

有人覺得, 兒子這麼大了, 讓他自己搬就好了. 搬之前, 我有建議他, 要早兩個星期Packing. 大概是從Burning Man Camp回來, 他已經沒什麼體力. 要搬時, 雖然Pack了部份, 整體來說, 東西還是非常散亂, 不容易僱Helpers. 本來, 我只是去替他開Truck, 順便幫一點忙, 兒子自己是很賣力的在搬. 但是40分鐘後, 他因為身體裡沒有胰島素, 血糖沒辦法被送去肌肉變成Energy, 又不能邊吃邊注射胰島素邊搬, 開始變得非常疲倦, 沒有力氣身為父親, 看了真是鼻酸. 盡全力幫忙, 是唯一的選擇.

我對他得第一型糖尿病這件事, 特別Guilty. 他從小對運動非常的被動, 當年我把所有時間用在賺錢上, 沒有盡到做父親的責任. 沒有好好帶領他, 培養他對運動的興趣和正常的生活習慣. 那個時候, 覺得只要他功課好, 就隨他去了. 他的Computer一直很Updated, 永遠是Top of the Line, Game特好用, 常玩到深夜, 再熬夜唸書. 結果, 他的學業成績非常好, 課外在9,10,11年級參加Band, 12年級參加BPA一路拚到全國第二名. 但是長時期的熬夜和缺乏運動, 讓他失去了健康. 有人說可能是基因的問題就算是, 運動加上好的生活習慣, 極有可能不讓這個基因被Trigger, 所以我特別Guilty.

這次意外, 我要兒子別難過, 沒摔成重傷是神的恩典. 要是摔到爬不起來, 成為大家的負擔, 那就糟了. 希望我們都能記取教訓, 注意自己的身體狀況. 下次搬家時, 一定要先Pack, 然後僱Helpers, 看來他有聽進去. 主啊! 求你憐憫, 你知道他心裡是相信你的, 求你早日讓他口裡承認. 感動他, 讓他向成長中的青少年, 分享你安排在他生命中的各種經歷, 成為多人的幫助. 禱告奉主耶穌基督的名, 阿們.

Tuesday, September 17, 2013

2013 Karsruhe Missionary 感動之五

今年1月初, 在教會"不小心"碰到紹清, 他邀我下個主日早晨一起上課, 從此開始了一段很特別的路程. 韓傳道用Bruce Wilkinson The Vision of the Leader為教材那天, 部份的內容大致是說, 知道有需要之後, 這事工如果是神要你參與的, 你會天天都想到它, 就好像刺插在背上, 擺脫不了. 有那種感覺時, 把刺拔下來看看, 上面是不是你的名字... 下課時, 我向Jeff開玩笑說, 每次我把刺拔下來看, 上面都是王牧師三個字, 所以什麼都歸給他.

2月中, 女兒宣告她和神的Connection很好. 3月底要到Los Angeles參加將近3個月的裝備訓練, 完了會被差派出去將近3個月. Be honest, that’s a big shock to me. 願峰迴路轉, 年輕人只是說說而已. 3月初她從台灣回來, 才知道她是來真的, 讓我非常擔心, 開始把她的Missionary放在懇切的禱告中.

3月中, 差傳年會, 江牧師帶來的訊息, 改變了我對差傳的看法. 從前我總是覺得, 有心的話, 我們週圍需要幫助的人就很多, 捨近求遠, 很不實際. 每逢差傳奉獻, 與其說心裡有負擔, 不如說是口袋裡的負擔, 並沒有為事工和參與的人好好禱告. 但是這回不一樣了, 不僅僅是江牧師的訊息感動了我, 女兒的信心也感動了我. 參加差傳的需要, 突然像一根刺, 插在我的背上, 讓我寢食難安, 恆切禱告.

當時, 教會的程序單, 連續幾週, 有差傳奉獻的插頁, 都被我丟掉了. 最後卻不知道怎麼搞的, 老婆的那張又跑到了我眼前. 填了金錢奉獻之後, 刺還是插在背上, 看來很難善了. Karsruhe實在太遠, 我一點兒也不想去. 只好問OliverAmarillo差傳事工(怎麼說也近多了)有沒有需要, 結果Oliver說短時間內沒有任何安排他的回答, 把刺又釘進去了一點兒, 讓我更不好過. 最後終於在差傳奉獻的插頁上, 勾了Karsruhe短宣, 開始為自己禱告. 太太雖然沒時間一起去, 但是支持.

金錢奉, 幾天後就進了教會的帳號服事奉, 個星期後還不見教會有反應. 我生性Negative, 以為教會選擇要錢不要人眼看自己成了不合用的器皿, 心裡很是鬱卒. 感謝主, 結果只是個耐心的操練而已. 當初並不知道, 除了已做的金錢奉獻之外, 短宣還另有金錢獻的需要. 感謝主, 這些年在這方面已沒有什麼阻攔, 而且生意一直也還不錯; 人在Karsruhe, 生意很自然的靜止下來, 沒有告訴顧客I’m not available的需要. 回來後, 生意又立刻不錯. 整個過程對我毫無影響, 感謝主的安排.
.
08/18, 我還在Karsruhe, 女兒平安的回家了. 她是8月初才知道我參加MissionaryKarsruhe, 回家後, 她和我分享了一件奇妙的事. 靈恩派禱告時, 常會有Vision. 今年2月中, 女兒在台北市的靈糧堂, 和一位姊妹一起禱告, 那位姊妹在禱告中笑了起來. 禱告結束後, 女兒問她笑什麼, 她說是因為看到了我正在Missionary, 覺得很有趣. 女兒告訴她看錯了, 因為女兒確定我不是會去Missionary的那種人. 結果我去了, 讓女兒嚇一跳. 我想, 我要是告訴她, 爸爸在Missionary, 是有很多喜樂, 會讓她再嚇一跳. 但是奇妙歸奇妙, 再講下去就像談論算命, 對靈命的成長, 並不會有更多的幫助, 我就沒提了

為這次加入Karsruhe短宣的心路歷程, 感謝讚美主.

Monday, September 9, 2013

Burning Man

兒子借了我的Van, 裝了一車的Equipment (Bikes, Tent, Handmade Air Conditioning, Toilet, …), 08/23出發, 前往Black Rock Desert, Nevada, 參加08/26-09/022013 Burning Man Camp, 體驗沙漠生活, 總共有6萬多人參加. 我們夫婦一聽是沙漠, 又那麼擁擠, 心裡就沒有平安. 他一再聲明, 這是他從小的心願, 非去不可. 27歲多了, 勸半年都不聽, 還能怎樣? 用拒絕借Van來卡住他也不好, 只有把他的旅途平安放在禱告中了.

09/03下午, 得到他的消息, 回程在New MexicoAmarillo, Texas, 70 miles左右, 一段前不搭村, 後不著店的地方, 車子的Transmission開始出問題. 那是400 miles之外, 我們一點辦法也沒有. 禱告幾次後, 突然想起了OliverAmarillo的差傳事工, 馬上找他幫忙. Oliver聯絡上那兒的朋友時, Van就在離Amarillo 15 miles處拋錨了. Towed Oliver朋友的Parking Lot, 然後他朋友送我兒子去機場租車. 租好後開回到Van停放的地方, Load了一些重要東西上車, 天已黑了. 09/04 1:30 am, 平安到家, 感謝讚美主. 也特別感謝Oliver和他朋友Andy的幫忙. 兒子說, 本來心裡是緊張, 碰到Andy, 就不再緊張了.

09/0405, 我禱告尋求最好的解決方法, 在當地捐掉, 或是運回來修理. 09/06將決定時, 最好的解決方法出現了, 完全在我意料之外. 我姊姊正好有一輛車況良好, 14多萬miles1997 Honda Van要捐掉, 就送給我了. 方法改成了09/07Houston, 到姊姊家拿車. 09/09開那輛車去Amarillo, 把兒子留在Van裡的東西清掉然後檢查一下車子, 看看值不值得運回來修理.

坐在去HoustonGreyhound裡胡思亂想, 想到了兒子說Camp不准許留下任何垃圾, 突然警覺到兒子的Sloppy個性, Text問他: “I’ll drive to Amarillo 09/09. Did u leave any nasty trash in my van? If I open any wrong buckets there, I’ll be in very bad mood on my way back.” 他回說, 有一桶屎和一桶尿, 這個答案對我的打擊很大. 這種大熱天, 兩個桶子裡的東西在高溫下會產生氣體, 撐爆蓋子, 為什麼不先帶回來丟掉? … 越想, 就越想不開. 覺得臭小子真是自私自利, 要整死他老頭兒. Burning Man? Yeah, right, you’re burning your old man… 最後差點就要像今天(09/08)右軍建議的, 準備防毒面具!

傍晚兒子來Dinner, 我以此為話題開講, 打算好好教他一些做人處事的道理. 沒想到, 剛起頭就被他打斷: “Oh, I was joking.” 花了我一天半的時間Built up的壞情緒, 就這麼輕描淡寫的成空了. 好像傳道書2:17裡所說的, 在日光之下所行的事我都以為煩惱, 都是虛空, 都是捕風. 只要常禱告, 多親近神就好了預設立場, 胡思亂想, 真是毫無益處.

Thursday, September 5, 2013

2013 Karsruhe Missionary 感動之四

回來後, 常有人問起Karsruhe Missionary好不好. 大哉問! 收取的是耶和華, 我怎麼能回答說好, 是往自己臉上貼金. 說不好, 好像又沒那麼不堪. 每次支吾以對: “那裡有很大的需要; 弟兄姊妹們都很追求; 去這一趟, 對美國的生活真是更感恩, …” 全是些不著邊際的話, 自己說了都不好意思, 所以常會轉移話題到王牧師和Jeff. 今天(09/03), Carol: “? Jeff沒說你會講夢話嗎?” 心裡一驚, 這下可不好了, Jeff, 我知道你宅心仁厚, 什麼都沒聽到. 感動還沒寫夠, 只剩下王牧師可以招惹了.

用放大鏡檢驗王牧師的結果, 發現他在Camp講道比在NLGC好聽幾倍. 他說是因為我坐在第一排, 聽得比較專心. 也就是說, 他每次都講得很好, 問題出在我坐在哪兒. 我認為, 坐在哪兒聽, 差別出不了10%20%. 可我發現的差別是100%200%, 要說問題出在他行李中有生力麵(台灣方便麵的祖先), 讓他生出更多力氣, 可能還比較有理. Anyway, 以後我們雙管齊下, 大家都搶著坐第一排, 用放大鏡檢驗王牧師然後每個月為他裝備幾包生力麵, 差派去Karsruhe短宣, 讓兩邊都得益處.

[後記]
09/08, 今天王牧師講道講得太好了, 對生命和生活都有幫助. That’s his best one ever. Even better than the one in Camp. 感謝神, 還好我今天一個人坐前面, 講道中有十多個會被老婆用肘關節撞肋骨說: “在講你, 在講你.” 的機會, 要是坐在她旁邊, 回家可能都需要貼膏藥了. 王牧師鼓勵丈夫們要先改變, 不要等待妻子一起改變, 這是他從受冤屈中得的造就. 真的! 愛老婆的話, 冤屈? 就像JeffCamp應用的經文, 你們原來是一片雲霧, 出現少時就不見了.  只要別老是覺得受了冤屈, 慢慢也就沒冤屈了(我只是用經文的字面意義而已, 千萬別被我誤導). 我們改! NLGC所有的丈夫們, 都能從冤屈中得造就. Halleluiah.